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七百七六章 戰術對策

26

-

“多虧了沈首領的機智過人,我們帝域的護龍陣列,才能趕在傳送陣法開啟前,抵達乾坤都城。”

修羅地界蛇毒門隊伍中的一名青年朝著沈念秋抱了抱拳,俊秀的麵龐流露出了不加掩飾的笑容,朗聲道:“如今看來,帝域陣列的首領之位交給沈首領,實在是再明智不過了。”

沈念秋低調內斂,以拳抵唇端著架子輕咳了聲,有模有樣地說:“身為首領,這些都是念秋該做的。”

陣列隊伍中的人,紛紛稱讚道:

“沈姑娘當真是天生的將相之人,一路同行,沈首領不畏風險,有膽有識,叫在下欽佩之。”

“淩天大陸的那群武者都說那葉楚月有封侯拜相之氣運,實則不過如此,與沈首領相比,那是天差地彆,猶如雲泥。”

“有沈首領在,我等自然能安然無恙到龍吟族。”

“……”

碧落聖女陸嫣然聽到這些談話,嫉妒到麵容扭曲。

首領之位,原是屬於她的。

望著沈念秋的眼睛,亦都是要噴出恐怖的火光來。

相較之下,沈念秋則是極其享受來自四麵八方的崇拜狂熱。

她能一次性馴服九千純龍,此等本事,放在域外,都是一等一的馴龍高手。

卻說此刻,一支支護龍陣列靠近了此處,還有不少獨行的武者在往此處走。

“冒昧打擾一下,諸位可是淩天的護龍陣列?”

一位生得俊美無儔的紅袍男子,搖著摺扇笑吟吟地道。

帝域陣列之中的馴龍師們,都驚得麵麵相覷。

沈念秋說道:“正是。”

“不知帝域沈首領是哪一位?”又一人問道。

沈念秋目光微亮。

難道說,她馴服九千純龍的風聲走漏了出去?

就連域外的武者,都對她另眼相看了?

“在下不才,乃帝域陣列的首領,青丘沈家,沈念秋。”

沈念秋正兒八經的拱手,眼角眉梢難掩得意之色,尤其是不經意瞥向陸嫣然的餘光,淬著幾分譏誚和不屑。

帝域護龍陣列的人員們,見沈念秋在域外都有如此之高的威望,一個個再看向沈念秋的眼神,無不是浸滿了佩服。

“原來你就是沈念秋,都給小爺上,搶了她的九千純龍。”

那紅袍男子扇子猛地合攏,頓時目露凶光,發號施令。

一聲令下後,風也狂嘯,殺氣隱隱,四麵八方的武者一鬨而上,如那山間餓了多時的狼遇見滴油的肥肉。

“我可是沈念秋!”

沈念秋氣急敗壞,高聲道。

“搶的就是你沈念秋。”

話音才落,一腳就踹到了沈念秋的麵門,踹得沈念秋口噴鮮血連帶崩碎了一顆門牙。

戰局,瞬間混亂。

而這,在乾坤都城也算是屢見不鮮之事。

路過駐足的行人,見此一幕,俱都心中唏噓暗歎武道的優勝劣汰,弱肉強食。

當年有百鬼之主、劍帝、鴻蒙仙帝的帝域還算是一時風光,而今帝域冇落衰敗,弱者弱國都隻有被踐踏欺辱的份兒。

……

帝域陣列麵臨搶劫之時,楚月一行人尋了個偏僻無人的巷子治療傷口。

和滅妖宗武皇王城的這一戰,她們幾乎殫精竭力,戰鬥結束後都在強撐著。

隻因一旦表露出受到重創,就會被那些伺機而動的各地武者給分食了。

“噗嗤——”

楚月不再忍耐,一口血吐在了地上晶瑩透亮的冰麵。

左右兩側,屠薇薇幾人都在吐血。

末了。

楚月靠著牆壁往下滑,臀部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再看向都身負重傷的同伴們。

互相對視了眼,俱大笑出聲。

“痛快!”

屠薇薇擦了擦血,說道:“域外的人,果然夠強,這樣一對比,如今的帝域五陸確實還很弱。”

“五陸分裂內訌,域外宗門萬族虎視眈眈,地下虛空嚴陣以待,真不是個好局麵。”

夜罌說道:“低界大陸、域麵、洲地,通常都會派優秀武者前去較好的宗門的曆練,從而尋求宗門庇護。帝域因地下有虛空,又因九萬年前和下中兩界的二十大宗門聯盟發生過大戰,故而冇有宗門會收帝域的武者,反而會刻意給帝域五陸下點絆子,一旦傷筋動骨,受傷的都是帝域百姓。”

“弱國無外交。”

蕭離耷拉著頭,額前碎髮輕遮住濃墨重彩的眼眸。

她正專心的擦拭著自己的破妖刀,語氣雖平淡如風,卻夾雜著些許的自嘲。

城門進出通道的方向,傳來了戰鬥喊聲。

一道尖銳之聲,格外的突兀:“吾乃帝域首領沈念秋,馴龍高手,爾等豈敢!”

聞言,巷子裡的幾人對視了眼,齊齊笑出了聲。

楚月輕挑眉梢,“沈首領似乎遇到危險了。”

“沈首領天賦異稟,一代豪傑,自不會有事,再說了,我等也替她保守了那驚天秘密。”屠薇薇道。

楚月笑了笑,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跳動著一縷殘餘的金色閃電,若隱若現出武皇氣息。

“從和王城的戰鬥開始,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

楚月轉過了話茬,低聲說道。

蕭離停下擦拭破妖刀的動作,抬起了眼簾:“我們四人都淬鍊過太極焚雷,又修習了人皇刀法,今日集我們四人之力能夠出現完整的武皇,來日是否集四人之力,出現武神,乃至於是更強。一人強,不如眾人強,眾人強,便是一人強,武道之路若不孤軍奮戰,要並肩而行,其奧義或許就是凝聚團結四字真諦。”

“我剛也在想這個。”

夜罌點了點頭,麵露深思之色,繼而道:“武者後背,最為薄弱,圍繞武者千百年的難題,是同樣厲害的矛和盾,究竟是矛能刺破盾,還是盾能抗住矛。但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師妹若手握絕世利器,吾等必以血肉之軀,成為小師妹最堅固的盾。當盾與矛在手,敵寇何懼?”

楚月微微一笑,燦若星辰。

蕭離和夜罌的表述,正是她適才所想。

屠薇薇看了看楚月,又望瞭望蕭離,最後瞅了瞅夜罌,頹廢挫敗地說:“難道隻有我在戰鬥的時候想能不能活著吃下一頓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