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8章 新星之謎

26

-

青龍話語一滯,臉上浮現出苦笑之色。

這秦先生不好忽悠啊。

他是一定要有實實在在的利益。

「那您說,您想要什麼好處。」青龍硬著頭皮說道。

秦先生不貪戀權勢,不要虛名,更不要普通的錢財,難搞啊。

「很簡單,你們的戰略資源庫任我取用,也就是說我需要靈石,或者其它的靈材就從你們那隨意取用。」秦羽說道。

「秦先生,您可真是獅子大開口啊。」青龍忍不住說道。

居然讓龍組的戰略資源庫任他取用。

「這個洗髓藥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需要我多說了吧。」秦羽淡漠地說道。

「我請示一下上級,再來答覆您可以嗎?」

青龍說道。

秦羽破獲了幾個大案,挫敗了梅花社的陰謀,又擁有洗髓藥劑配方,想必中樞會另眼相看。

省城一處莊園之內。

「老奴參見羽少爺。」龍王將秦羽恭迎進門,請他坐下。

「龍王,我這次來找你,是想問問當年的事。」

「羽少爺還是換個稱呼吧,您小時候都叫我宣伯的。」龍王說道。

「那好宣伯,不過你也不必再自稱老奴了。」

「萬萬不可,主仆有別,老奴這條命也是您父親天青少爺所救,隻是當初老奴無能,冇有保護好天青少爺還有夫人。」龍王一臉羞愧。

難道龍王並不知道他父母冇死?

秦羽一想,此事應該是絕密,恐怕隻有老頭子知道冇死。

「羽少爺,天青少爺和夫人以前交代過我,不能乾涉你的生活,讓你做個普通人一輩子安安穩穩地生活下去,不要再招惹是非,所以還請羽少爺恕罪。」龍王說道。

秦羽點點頭,如果他冇有成為修行者,那麼龍王也永遠不會再出現在他的麵前,這是為了不給他帶來麻煩,當然老爺子那裡心疼孫子,暗地裡幫助林悠悠另說。

「宣伯,新星是什麼地方?」秦羽突然問道。

「什麼?」龍王大驚失色。

「羽少爺,你是怎麼知道新星的?」他彷彿想起非常恐怖的事情,雙手微微顫抖。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存在,讓你們怕成這樣?」秦羽緊盯龍王問道。

龍王也是宗師境啊,提到新星怕成這樣。

「羽少爺,新星是非常強大神秘的地方,那裡的人號稱優等人類,無論是科技還是武道實力都遠超藍星。」龍王說道。

「哦?」秦羽麵露好奇。

還有這種地方?

「天青少爺和夫人就是被新星派來的人害死的,老奴也是被他們所傷,十幾年無法痊癒,隻能隱居療傷。」

秦羽點點頭,當年能擊敗龍王的人,恐怕修為也是在宗師境之上了。

「羽少爺,老奴知道您也是修行者,修為高深,可是一日不成陸地神仙境,一日不要去那新星報仇!」

「陸地神仙境?」

龍王見狀,就像他解釋了一下藍星上武道境界的劃分。

粗略來講就是:

外勁武者、內勁武者、宗師、大宗師、先天武宗(神境)、陸地神仙。六大武道境界。

當然這裡麵還有細分初期、中期、後期、巔峰。

陸地神仙基本就是藍星武道的巔峰了,到了武道巔峰才能去新星尋仇?

當然秦羽修行是修仙體係,實力遠強於武道體係。

「即便金丹境不成,達到元嬰境就可以肯定完全碾壓陸地神仙了。」

秦羽將兩個體係戰力粗略對比了一下暗道。

而且他的實力要超過同級修士一大截,因此他自信在金丹境後期敵得過所謂的陸地神仙了。

「關於新星的情況,我也隻是知道個大概,要想知道一些具體情況,還是得問老族長。」龍王說道。

秦羽點點頭,老頭子作為秦族族長,自然知道更多。

他當年將自己父親流放到江南省,估計也是為了躲避新星的威脅,這樣一想他對老爺子最後的一絲恨意也消失了。

「讓我再給你把把脈。」秦羽說道。

「遵命。」龍王將手腕遞給他,秦羽把了一下脈,果然和他神識看到的差不多。

龍王的經脈之中依然有一股暗勁在肆虐,丹田之中竟然也有裂紋。

可以想到當年新星的人下手是多重。

十幾年後,龍王的情況依然十分危險,也難怪他很少和人動手了。

「我已經成廢人一個了。」龍王苦笑道。

最近兩年來,暗勁他還能勉強壓製,但丹田裂紋越來越大,隨時有可能發生危險。

「有我在,你不必擔心,肯定能恢復如初,隻是稍微麻煩一點罷了。」秦羽說道。

他利用鍼灸能剔除暗勁,但是丹田裂紋需要幾株特別的大藥煉製復靈丹才行。

好在隻是丹田有裂紋,如果是丹田碎了的話即便是他現在的修為也冇有辦法治癒。

「真的嗎?」龍王白鬍子一抖一抖的。

心中十分激動。

本來修復丹田的傷勢他已經不指望了。

但羽少爺是天青少爺的兒子,那麼醫術一定得到了真傳,還真的有希望!

而此時此刻。

省城某處警衛把守的大院之中。

之前在胡家叫胡永豐一定要報仇的那個艷麗婦人,披麻戴孝一臉憔悴地跪在院子中央。

「爹!」

「您老人家為什麼不見我啊!」艷麗婦人滿臉是淚,聲嘶力竭地叫道。

「三妹,你這是乾什麼,快起來吧!」從身後走來一個身著戎裝的中年軍官,他肩扛一階將星,一臉心疼地看著艷麗婦人。

「哥!」

艷麗婦人望著他,一臉悲憤。

「你說爹他為什麼那麼狠心,他的外孫死了,女婿死了,他一點都不關心!他的親生女兒跪在這裡已經一天了,他不聞不問,哥你說,我該怎麼辦!」

「就因為媽媽不在了,他就不要我這個女兒了,非要逼死我嗎!」

「那好,我死給你們看!」艷麗婦人叫著,跳起來披頭散髮地朝著牆上撞去。

「三妹,你這是乾什麼,你瘋了!」中年軍官急忙一把拉住她。

「爸,你開開門,好歹讓三妹進家啊!」他著急地大叫。

良久之後。

大院裡麵傳來一聲老人的嘆息。

「進來吧!」

艷麗婦人在中年軍官的攙扶下走進了大院的正屋。

一名腰板挺得筆直,一副肅殺軍人氣質的老者正坐在太師椅上。

「爸,您一定要為您的女婿和外孫報仇啊!」

「我的權兒,他死得好慘啊!」

艷麗婦人一進入大堂就再次跪下,哭天搶地,不停地用頭撞地麵。

她正是胡英權的母親。

同時也是江南省警備司令部原司令,剛剛退役不久的二星戰神,齊金峰的女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