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5章 胡英權之死!

26

-

秦羽上前看了一下,確認枯木道人已經死了。

「以後使用多寶葫蘆得萬分小心。」他心中暗道。

剛纔無意中催動了多寶葫蘆,隻是雄起了兩秒,就已經抽乾了他全身的法力,恢復起來也需要時間。

如果不是有莫連川在一旁,一旦被枯木道人察覺自己冇有了法力,自己就會陷入危險,如果那樣的話那可是陰溝裡翻船。

秦羽拿出一枚真元丹服下,恢復法力。

心中下決心,在自己實力還冇達到金丹境的時候,不能使用多寶葫蘆。

但其實他也使不了,這次是在千鈞一髮的情況下奮力催動,碰巧了雄起兩秒。

當然以後實力強了,完全將多寶葫蘆煉化,那麼使用效率和威力都會大大提高。

法力恢復了七七八八之後,秦羽撿起枯木道人的黑色瓦罐,這顯然是一隻魔道的法器,秦羽神識檢視之下,發現裡麵還有十幾顆蟲卵,當下若無其事地收起。

這個枯木道人身上冇有儲物類法器,作為活神仙自然不能帶著這個魔道的黑色瓦罐招搖過市,難怪要回去取法器。

而這時候,天已經矇矇亮了。

位於省城的胡家大宅外。

胡英權正神色慌張地急匆匆趕過來。

「太可怕了!」

「那個姓秦的太可怕了!」

他嘴唇發白,一邊跑一邊身體發抖。

喪坤是泰拳高手,還冇近身就被一指點殺,一見這場景他立刻就跑了而在翻下地麵的同時,他看到了四叔開槍子彈卻被懸浮在空中的那一幕。

這一幕深深地衝擊了他二十多年塑造的世界觀。

「姓秦的不是人,是鬼!」

胡英權嚇得屁滾尿流,心中悔死了,千不該萬不該惹上這個大神!他要急忙趕回家族躲避風頭,躲個半年不出門!

「快了,快到家了!」

望著前方熟悉的中式大宅的輪廓,他鬆了一口氣,終於到家了,胡英權撒開腳丫子狂奔。

但就在這時。

從路邊的電線桿後麵,突然衝出了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子。

二話不說。

迎著狂奔的胡英權就是一刀紮了上去。

噗嗤!

短刀直冇入柄,狠狠紮入了胡英權的胸膛。

胡英權跟著枯木道人學藝自然也是有點功夫在身,可是之前嚇破了膽,慌不擇路。

根本冇想到路邊會躲著一個人殺自己。

就這樣被一刀捅中了胸口。

「是……是你。」胡英權嘴角流出鮮血,眼睛死死瞪著鴨舌帽下的那張臉,正是韓祥。

「騙我傾家蕩產,大不了一起死!」韓祥麵目猙獰。

拔出短刀,又連續捅了胡英權好幾刀。

胡英權想喊卻喊不出聲,最終死魚一般翻了白眼,倒在地上。

韓祥順手扒了他手上的名錶和懷中的錢包,頭也不回地跑了。

胡英權還冇死透,雙手扒地艱難地往胡家大門爬去。

最終在胡家大門的台階前,冇了動靜。

兩分鐘後,胡家大門打開,一群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一片慌亂,手忙腳亂地將胡英權抬了進去。

第二天,胡家上下,全家縞素。

「我的兒啊,我的孫子啊。」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撫摸著兩具棺木不斷地哭嚎,身後的女眷也是哭成了一片。

「你快替咱兒子報仇啊!」女眷中一個艷麗的婦人站起來拉扯著胡家老大,胡英權的父親胡永豐叫道。

「爸,我們一定要為四弟,還有我兒子報仇,不然的話我們胡家的臉往哪擱啊!」胡永豐雙眼血紅對胡老太爺哭訴道。

他們經過連夜的調查,終於知道了前因後果!

「對,族長!」

「一定要報仇!」其餘的胡家眾人也紛紛叫道。

胡老太爺沉默不語。

「這個江城張氏和那個姓秦的,無非是依仗莫連川而已。」

「我們儘起胡家精銳,還怕他一個莫連川?再說了,我們不還是有趙副省首支援嗎!」胡永豐說道。

「誰說我怕莫連川?一個武夫而已!」胡老太爺冷哼道。

「主要是我們現在做的事,千萬不能曝光,不然我們全族都脫不了乾係!」他深知地下實驗室的事情一旦暴露,追查下去他和後麵的靠山都完了。

「爸!」胡永豐急了。

「別院那裡出事,地下實驗室已經曝光了!這時候我們應該當機立斷,立刻殺了所有的知情人,否則什麼都晚了。」

「無論出現在別院那裡的是莫連川還是那個姓秦的,必須要死,芸川藥業還有張氏集團所有人都必須死,才能保住秘密!而且要快!」

聽他這麼說,猶豫的胡老太爺終於點頭了。

「老四是龍王的關門弟子,雖然龍王已經幾乎不問世事,可是如果請動龍王出山,那他們必死無疑!」胡老太爺說道。

「對對!」胡永豐連連點頭。

龍王深不可測,據說年輕時在帝都可是位列十大高手之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老了後退隱江南省,但依然掌管著省城的地下世界,乃至大半個江南省的地下大佬都要賣他麵子。

如果他出山,豈會擔心什麼莫連川?

「立刻去請龍王出山,他的關門弟子被殺,他再不過問世事也一定會出手!」

芸川藥業。

張玉瑤正和楊芸討論著接下來小培元丸的銷售方略。

突然之間,外麵一陣喧譁。

「把這裡圍起來,一個人也不準放走!」隨著一聲大喝。

上百胡家精銳,將芸川藥業團團圍住。

胡永豐手拿武器,站在最前麵。

「姓秦的,出來受死!」

「誰找我?」隨著一聲淡漠的聲音。

秦羽走下樓來到了胡永豐的麵前。

「你就是那個姓秦的?是你殺了我兒子和我四弟?」

胡永豐惡狠狠地問道。

「你都冇報家門,誰知道你阿貓阿狗,你兒子和四弟又是誰啊。」秦羽懶洋洋地問道。

「少裝糊塗,我兒子胡英權,我四弟是胡永飛!」

「你四弟是被自己的子彈打死的,你兒子跑得比兔子還快,他死可不管我的事。」秦羽笑嘻嘻地說道。

「你他媽敢耍我!」胡永豐大怒。

這時候,他看到了一旁走出來的莫連川,臉上露出忌憚之色。

「莫大師,我胡家一向和你們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的人殺了我四弟和我兒子,這仇我們胡家絕不能就這麼算了!」

「隻要你不要插手,我胡家一定會感謝你,而且會有厚禮送上!」胡永豐這是緩兵之計,為了穩住莫連川。

畢竟他認為,這是他們最大的威脅!

隻等龍王的人來了,就所有人都要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