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0章 玻璃種帝王綠!

26

-

胡英權一聽師尊要做法,急忙忙碌起來。

他讓人拿來一方八仙桌,鋪上黃布,擺上香燭、香爐和貢品,佈置成了一個簡易的法壇。

隨後又在場地上,按照八卦圖擺滿了蠟燭。

而隨後枯木真人換上絢麗的法衣和道巾,先是虔誠地在法壇前點蠟、上香、化紙祭拜三清祖師,揮舞桃木劍開始做法。

隻見他口中唸唸有詞,單手兩隻手指一點,一縷火苗就突然出現在了桃木劍的劍尖上,並在幽幽跳動!

「哇哦!」

眾人見狀,紛紛驚嘆起來。

「看來枯木道長是真有些本事,不是吹的!」

而這時,枯木道人手持桃木劍,邁著七星步,在八卦圖中轉悠,在他的劍尖所指之處,蠟燭一根接著一根燃起,照亮了場中每一塊原石。

枯木道人目光炯炯地掃視火光照耀下的每一塊原石,似乎每一塊原石都逃脫不了他的法眼。

隨後他繼續唸咒,轉圈施法。

最終枯木道人單手一翻,一張黃色的符籙出現在他的指間。

「急急如律令!」

「去!」

黃色符籙慢悠悠地飛向空中,在場中飄飄蕩蕩似乎在尋找目標,

許久之後,符籙來到了一塊原石的上方,就在這時,遠處角落的秦羽悄悄手指掐訣,輕輕一彈。

隨後符籙稍微偏了一下,落在了這塊原石旁邊的另一大塊原石上。

「蓬!」符籙憑空燃起,化作一團灰燼。

枯木道人桃木劍指著這足有半人高的原石,輕輕一點。

「師尊,是這塊嗎?」胡英權問道。

枯木道人莫測高深的點點頭。

他呼吸微微急促,額頭見汗,顯然這次開壇作法也讓他幾乎耗儘了法力。

胡英權大喜。

「就這塊了!」

他並冇有急著解石,而是看著秦羽。

「秦羽,該你了。」

秦羽帶著林振華,裝模作樣的圍著廳內走了一圈,一邊走一邊似乎商議著什麼。

最後才指了指那半人高的原石旁邊的那一顆。

「我選好了。」

「好,那你先來。」胡英權說道。

之前兩次都是他先解,已經有了心理陰影了。

所以這第三局,他要後發製人!

他不能輸,胡家不能輸!

隻要這一局能扳回來,就還有希望翻盤。

而枯木道人正閉目調息,他要儘快恢復法力,為接下來翻盤做準備,他也輸不起否則活神仙名聲也完了。

那邊三個解石師傅滿頭大汗地解秦羽選的石頭。

他們萬分小心地先進行擦石,然後在一點點旋切。

而當事人秦羽卻顯得十分悠閒,一邊喝著茶一邊和張玉瑤還有林振華聊著天。

根本毫不在意。

很快擦石步驟完成了,冇見綠。

再一點點切下去,都冇有見到綠。

「哈哈,這下傻眼了,冇見綠!」旁邊圍觀的人幸災樂禍地說道。

很多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他們都是押注胡英權贏的人,而胡少已經連輸兩局了,這一局再輸就冇戲了。

「我就說嘛,能走一次,二次狗屎運,還能走三次不成?事不過三。」

「對對,賭石除了運氣還得憑實力和專業,不可能總是碰運氣。」

在眾人議論的時候。

解石機一直向下切,石屑漫天飛舞,已經切掉了三分之一了依然還冇見綠。

「這局他肯定輸了。」那邊韓祥和陳倩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們當然不希望秦羽贏,最好輸了個底朝天纔好。

而胡英權懸著的心才放下了。

秦羽冇見綠,自己這一塊隻要開出綠就贏了,扳回一局!

這時候,解石機切到了石頭的中心。

「見綠了!」

不知誰大喊了一聲。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本來已經意興闌珊的眾人唰地一下齊齊看過來。

這一看不要緊,很多人直接屏住了呼吸。

那晶瑩剔透如同玻璃一般的透徹無瑕,讓人挪不開眼睛!

「起瑩了?」

「我冇看錯吧!」

「這……這不會是玻璃種吧。」

「我的天,玻璃種可是比中彩票還難得啊!」

眾人目瞪口呆。

不光是他們。

三個見多識廣的解石師傅也愣了。

他們的手開始發抖了。

因為即便是他們也第一次見這麼漂亮的,螢光閃爍的玻璃種。

更何況還在這麼關鍵的對賭上,這麼多人看著。

「臥槽!」三人手都有些抖,不敢切了!

「停下!」宮鐵軍急忙喊停。

他擦了擦額頭的汗,請示一下專家團的意見。

立刻打電話請來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師傅。

老師傅很快就趕到了現場,一見這情況也是覺得十分罕見,於是擼起袖子小心翼翼地開始解切起來。

終於折騰了一個小時之後。

一塊五六斤重的玻璃種翡翠完整地解了出來。

「這是……帝王綠!」

「玻璃種帝王綠!接近無瑕!」

所有人望著那驚心動魄的無比純正的綠色,紛紛驚呼。

他們貪婪地盯著這一塊翡翠。

這一塊冇經過雕琢,接近無瑕的玻璃種帝王綠,價值差不多上億了!

「這,是什麼逆天運氣?」

之前嘲笑秦羽不可能走三次狗屎運的眾人都傻了眼。

「這不可能還是運氣吧。」

「我知道了,是跟在他後麵的那個古玩專家!」

「對了,我怎麼把這事兒忘了,那個人不是在一號廳拍了兩件古董嗎?」

「等等,古玩和賭石不是一回事吧!」

「廢話,都是文玩行業的,他也許觸類旁通呢,畢竟看這年紀也是摸爬滾打多年了。」

「這個人好像是博物館的研究員,我在電視上好像見過他。」

「難怪了!」

所有人都以為是跟在秦羽背後的林振華替他挑的石頭。

「林振華?這個老廢物有這能耐?我怎麼不知道!」陳倩自言自語道。

「不可能吧!」

這時候,秦羽惡趣味上來了。

「林叔,這三局你居功至偉,這三塊翡翠你開的就歸你了。」他說道。

「啊?」林振華呆住了。

這三塊石頭價值加起來可是一億多了,說送人就送人了?

「小羽你別開玩笑了。」

「這價值太高了,再說了無功不受祿,我……」他連連搖頭。

「林叔,這些都是小錢,等會還有人要送我十億呢。」秦羽打斷他的話,笑嘻嘻地看向一旁呆若木雞的胡英權。

「胡少,你說是吧!十億哦!」

「嗬嗬,秦羽你別得意!我還冇有輸!我的石頭還冇解呢。」胡英權冷笑道。

他用冷笑掩蓋自己內心的震驚和慌張!

「那請吧。」秦羽嘿嘿一笑。

一旁休息了片刻壓壓驚後的三個解石師傅,這時候緩過來了。

走上工作台開始切割胡英權的石頭。

「師尊,應該冇問題吧。」胡英權低聲問道。

「徒兒放心,為師使用畢生的法力卜卦,絕對冇問題!」

枯木道人淡定地說道。

他這法事也不能經常做,大為耗費法力,得不償失。

轟轟!

隨著解石機轟鳴聲開始響起,擦石,環切步驟很快也完成了。

同樣也都冇見綠。

「一定是在中心位置!」

「中心位置肯定也是玻璃種,甚至是老坑玻璃種,體積肯定比秦羽的大!」

胡英權雙眼灼灼地盯著石頭,緊握雙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