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4章 多寶葫蘆到手

26

-

胡英權雖然是笑著說出這番話,但是話語中隱含的威脅之意,所有人都聽了出來。

「胡少的師尊是枯木道長!」

「原來是枯木道長他看上了這個葫蘆!」

「那我們當然要成人之美了。」

「枯木道長,請笑納吧。」

在場競拍的其他人都是立刻陪著笑臉,放下牌子,不再參與競價。

胡英權不由麵露得意。

胡家加上枯木道長的雙重威名,這省城之內誰都不敢不給麵子!

「1萬塊第一次!」

「1萬塊第二次!」

「1萬塊……」

「我出1萬1000.」這時候,一個慢悠悠的聲音響了起來。

眾人回頭一看,卻正是代表張氏集團的秦羽。

之前他們已經連連出手,高價拿下了好幾件文玩古董,大大賺取了口碑和名氣。

隻是冇想到這次明明胡英權已經發話的情況下,還要出手競拍。

這不是打胡家還有枯木道長的臉嗎?

「秦先生,你這麼做實屬不智。」胡英權冷冷說道。

「難道你冇聽見我說這枚文玩葫蘆,我已經看中了嗎?」

「你算什麼東西,你說看中了,我就要讓給你?」秦羽淡淡說道。

全場一片譁然,議論聲四起。

這位明顯是與胡少不對付啊!

這人是張氏集團的員工嗎?也太狂了吧!

不知道胡家在省城的地位嗎?

張氏集團剛剛進入省城勢頭正猛,也遠遠不能與胡家相提並論吧!

就像胡少所說,這麼乾太不智了!

而且還口出狂言,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胡英權額頭上青筋跳動。

「嗬嗬,這可是我師尊枯木道長看中的,你是冇聽見還是冇把我師尊放在眼裡?」

他強忍怒氣說道。

「我聽見了,但是你師尊和我又冇交情,我憑什麼讓給他?」

秦羽的話讓全場再次一片譁然。

「這人是誰啊,這麼狂。」

「難道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枯木道長嗎?」

「枯木道長呼風喚雨,白骨生肉,豈是他這種俗世莽夫可以相比的?」

「完了,這人是撞槍口上了,找死。」

「好好!」胡英權怒極反笑。

「2萬!」他再次舉牌。

「2萬1000。」

「3萬!」

「3萬1000。」

每一次胡英權叫價,秦羽都是在他叫價的基礎上隻加一千塊,更加氣得胡英權暴跳如雷。

「徒兒,此時不必和他鬥氣,儘管讓他拍去,無論他多少錢拿到手,到時候還是本道爺的。」此時,枯木道人陰沉地說道。

他彷彿枯木樹皮一般的臉上露出一絲的殺意。

胡英權瞬間明白過來。

「師尊,我明白了。」他點頭道。

「姓秦的,你自作孽不可活,本來本少隻想贏你個十幾億,讓你傾家蕩產,結果你自己非要送命,可怪不得本少了,本少隻能在你的牌位前玩張玉瑤了。」

胡英權望著秦羽暗自獰笑。

「不知死活,居然敢得罪枯木道長。」這時候,韓祥眼見這一切,不由直搖頭。

「爸,那位道長很厲害嗎?」林小文好奇地問道。

「那當然了,枯木道長可是江北中原一帶大名鼎鼎的術法大師,鐵口斷生死,呼風喚雨,引動雷霆的活神仙,凡人觸怒了他,恐怕不久就會魂飛魄散,這個姓秦的不知吃了什麼豹子膽,居然敢當眾得罪枯木道長,等著死無全屍吧。」韓祥說道。

「哈哈,那太好了!秦羽這個廢物早就該死了!」陳倩冷笑道。

.𝑐𝑜𝑚

「對了,他被張玉瑤包養,一定攢了不少錢,他死了後我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要去把他的遺產都搶過來!」陳倩說道。

「對啊,他還欠我姐青春損失費呢,得罪了枯木道長這個陸地神仙,張家也是自身難保,那麼他死了我們就以青春損失費還有共同財產冇有分割完畢的緣由,要求分他財產!」林小文一拍大腿。

「我要現金還有華蓋酒店,誰也別想和我們搶!」陳倩十分激動。

「死!你快死吧!!!你還不死嗎!廢物喪門星!」

「我等不及了!」

她望著秦羽雙目噴火,恨不得他馬上死。

他們的小聲談話全部落入了秦羽的感官中。

「腦洞可真大。」秦羽都無語了。

他以5萬1000的價格拍到了這個多寶葫蘆,迫不及待地拿到手之後,立刻開始研究。

但是無論他怎麼注入法力,多寶葫蘆都冇有動靜。

「難道我法力不夠?」

還是這個根本就是凡品?

秦羽心中一沉,急忙用神識探測,神識也被彈開。

他這才鬆了一口氣,能把他的神識自動彈開,說明這肯定不是凡品,而且等級不低。

就在他潛心研究多寶葫蘆的時候。

下午場的拍賣繼續。

場上一眾玩家,收藏家連連出手,各種古玩字畫都被競拍出了高價,雖然這裡麵大多是水貨,但至少場麵氣氛很熱烈。

而且籌措的善款也上了一個高度。

讓副會長宮鐵軍笑開了花。

這其中從江城來到省城的張氏集團頗為讓人矚目,他們連連出手,拿下了一個又一個文玩古董。

當然這些都是林振華策劃的,他看上眼鑑定為的保真的真品,然後張玉瑤纔會出手拍下。

可以說是財富和口碑都賺足了。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最後壓軸的兩件東西了。

「諸位,最後兩件寶貝,根據拍主的意願是在我們這裡寄拍,我們慈善總會隻是拿抽成。」這時候,宮鐵軍上台說道。

這寄拍那麼所得款項大部分就是寶物主人的了。

宮鐵軍提醒在場的人,這可不是以慈善的名義了,算是正常的商業競拍了。至於拍品的真假,拍品主人是保真的,炒多高隨便但虧多少也隨意了。

胡英權麵露微笑,因為他還有他師尊枯木道人正是這最後兩件寶物的主人。

他們胡家給慈善總會捐過不少款,之前的很多拍品也是胡家捐獻的,所以宮鐵軍不得不賣他們一個麵子,讓最後兩件寶物放在他這裡寄拍。

「倒數第二件寶物,明成化禦製鬥彩雞缸杯一隻!」

女拍賣師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

「什麼?鬥彩雞缸杯!」

「這不可能吧!」

眾人一片譁然。

「不是說傳世的那些雞缸杯都已經被收藏了嗎?」

「廢話,誰知道還有冇有,萬一還有出土的呢。」

「那是不是成化皇帝用的啊。」

「又是廢話,禦製鬥彩雞缸杯是成化皇帝專用,其他人誰敢用啊,他兒子都不敢用。」

「你忘了萬貴妃,她敢用。」

「哦,對對,也隻有她敢用成化皇帝的禦用酒杯了。」

眾人好奇地一邊議論著鬥彩雞缸杯的傳聞,一邊屏住呼吸看著禮儀小姐小心翼翼地將一隻鬥彩雞缸杯拿了上來。

這時候,胡英權得意洋洋地站了起來。

「諸位,這一隻鬥彩雞缸杯就是我胡家寄拍的,而且經過專家團鑑定的,是為真品,大家可以放心競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