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2章 賭一把

26

-

胡英權朝著一直在閉目養神的枯木道人低聲說了幾句話。

枯木道人聞言,眼睛朝著秦羽方向瞟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隨後胡英權站起來,向著張玉瑤和秦羽走過來。

「秦先生是吧,我們玩個小遊戲怎麼樣?」

「你是誰啊,我為什麼要和你玩遊戲?」秦羽冷然道。

「張玉瑤是張家許給我的未婚妻卻被你橫刀奪愛,我要和你決鬥。」

「你要和我決鬥?」秦羽愕然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是找死嗎?嫌自己命長?

「是文鬥,不是武鬥。」

「哦,怎麼個文鬥法。」

「很簡單,今天一號廳是古玩字畫拍賣,二號廳是原石拍賣,我們就玩賭石,誰解出的原石最多價格最高,誰就是贏家,輸了的不光退出競爭,還要付給贏家十億,怎麼樣你敢不敢。」胡英權說道。

「如果你不敢賭,那你也自覺離開玉瑤,懦夫配不上她。」他使用激將法。

「好啊,冇問題。」秦羽一口答應。

「那可說定了,等一號廳拍賣結束了,我們可是要當著所有人的麵立下賭約的,到時候你可別後悔。」胡英權說道。

「可以。」

「那就一言為定。」

胡英權一見秦羽上鉤,內心暗暗冷笑,回到了枯木道人身邊。

他剛纔查了一下,張氏集團由於在擴張業務,帳麵上流動資金並不多,隻要輸了這十億資金鍊肯定斷裂,到時候求到自己頭上就要任他拿捏了。

至於自己輸?是不可能的!

張玉瑤卻是一點不擔心,相反一副看熱鬨的樣子,這個胡英權打主意打到秦羽身上,是自討苦吃。既然有人送錢何樂而不為呢。

這時候,拍賣會開始了,一個身著職業裝的女拍賣師上台做主持,滿麵笑容地說了一通客套的歡迎詞之後,就開始拍賣了。

這次慈善拍賣,所有拍品並不保證全是真貨,所以起拍價較低,客人自己分辨值不值得出手,不過眾人也都不介意,反正競價的款項都是用於善款。

禮儀小姐拿來的第一件拍品是清中期的官窯鳳紋盤,起拍價2000塊。

「這個不是官窯的,最多就值個一兩萬塊錢。」林振華一眼就看出來瞭然後說道。

一開始拍的前幾件,大家興趣都不算大,氣氛不怎麼熱烈。

但是接下來的一件,卻引起了眾人的興趣。

「清康熙官窯青花釉裡紅大瓶,起拍價二十萬塊。」

女拍賣師說完之後,頓時引起了眾人的議論。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起來有點新。」

「如果是現代仿品,那就不值錢了。」

「如果是民國的仿品還能值點錢。」

「我出二十五萬!」這時候,韓祥第一個叫價。

「三十萬!」

「三十二萬!」

「四十萬!」

「……」

價格一路水漲船高,很快就突破了五十萬。

林振華剛剛在開拍前端詳了幾分,內心就暗暗激動起來。

「林叔,怎麼這個保真?」秦羽雖然能用神識看出這差不多確實是清朝初年時期的東西。

但是究竟是不是康熙年間,是不是官窯等卻不能確定,畢竟他不是這方麵的專家。

林振華微微點頭。

秦羽從他攥緊的拳頭,還有緊盯著的眼神看出他是真喜歡這個康熙年間的瓶子。

「林叔,你儘管拍。」

「可我哪有錢啊。」林振華苦笑道。

「你冇有錢,我有。」

「小羽,林叔怎麼好意思用你的錢,你已經幫過我太多了。」林振華連連搖頭。

「算我借你的,你以後再賣出去還我就行。」

「那好。」林振華心一橫。

經過替別人養兒子二十多年這件事,他痛定思痛大徹大悟,餘生要為自己活。

他對自己的專業能力無比自信,這個瓶子他確定是真貨!

「六十萬!」他舉起牌子。

而這時候,剛剛喊出五十萬的韓祥見狀,又舉起牌子。

「六十五萬!」

「老韓?怎麼,這個瓶子是真的嗎?」陳倩問道。

「其實我也不太敢確定。」韓祥說道。

「那你怎麼敢拍的?」

「我跟你說,你前夫他可是行家,他敢舉牌子十有**是真的。」韓祥可是知道林振華當年在江城的名氣,著名的古董文玩鑑定專家,隻是一直比較死板而已。

他的水平遠不如林振華,是從街頭的古玩市場賣點水貨假貨坑蒙拐騙起家,積攢了幾百萬的身家後來到了外省發展之後,慢慢混成了所謂的收藏家,開了藝術品古董收藏公司。

「林振華那個老廢物?」陳倩不屑一顧。

「我和他生活了幾十年,他一直那麼窩囊,能算什麼行家?行家隻拿一點死工資?」

「反正跟跟看吧。」韓祥看林振華喊了七十萬。

又跟進到了七十五萬。

而這時候,其餘喊價的人冇了,就剩下韓祥和林振華,畢竟這些拍品不保真,如果這是個仿品可遠不值七八十萬。

林振華舉牌到了一百萬。

他表麵平靜,內心卻焦灼無比,品相這麼好的康熙青花釉裡紅大瓶,即便不是官窯也能值個兩三百萬,官窯的話至少五六百萬。

韓祥再次要舉牌的時候卻被陳倩拉住了。

「林振華那個老廢物肯定是故意這麼乾的。」

「他對我們羨慕嫉妒恨,肯定是故意這麼拍想坑我們上當,你信不信等你再往上喊,他就不喊了。」陳倩說道。

「這個瓶子一看這麼新,怎麼可能是康熙年間的。」

她是這種經常損人不利己的人,所以以己度人,也以為別人都是這樣。

被陳倩這麼一勸,韓祥有些吃不準了,他在猶豫的時候。

那邊已經落錘了。

林振華拍到了這個大瓶,他頓時重重鬆了一口氣。

「看,林振華那個老廢物在嘆氣。」陳倩幸災樂禍地說道。

「他故意設局想害我們,結果冇害成,自己要花大錢買個假貨!肯定後悔死了!」

但是韓祥看著林振華一臉輕鬆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後悔的樣子啊。

「小羽太謝謝你了,等我回頭賣了這個瓶子,馬上就還你錢!」林振華激動地說道。

「林叔別急,後麵肯定還有好東西呢!」秦羽笑道。

接下來幾件拍品,冇什麼特別之處,競價的也不溫不火。其中還有幾件被認出是仿品,拍得價很低。

但這時候,女拍賣師卻拿出又一個重磅拍品。

「明宣德禦製青花龍紋罐!起拍價50萬。」

這又是一個在場很多行家都冇有信心確定是不是保真的拍品。

「我記得上一件宣德禦製青花龍紋罐可是拍出了5000萬的價格。」

「這個如果真的,可是不知5000萬吧。」

「嗬嗬,明宣德的瓷器流傳世上的真品本來就少,禦製的更少了,相反高仿最多的就是宣德的瓷器,到處都是。」

「所以啊,就看各位眼力和魄力了,敢不敢賭一把。」

眾人議論紛紛。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