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0章 好熱鬨啊!

26

-

「玉瑤,你來省城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一定好好招待你。」胡英權臉上露出溫和親切的笑意,隨後自然地向張玉瑤伸出手,竟然要徑直牽她的手。

他對自己的魅力非常有自信,隻要他主動,基本冇有拿不下的女人。

「放尊重一點,我不認識你。」張玉瑤一臉厭惡,側身讓開,冷冷說道。

胡英權內心反而更加升起了濃厚的興趣,他要的女人就是再矜持隨便勾勾手指就能勾引上床,這個張玉瑤拒絕的態度反而引起了他的征服欲。

「玉瑤,別忘了你可是我的未婚妻。」他笑道。

「別胡說八道,我和你冇有關係我根本不認識你。」

「再說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張玉瑤挽起秦羽的胳膊。

「這就是我男朋友。」

「什麼,你有男朋友了?」胡英權臉色頓時拉了下來,再打量了一下秦羽。

臉上露出輕蔑之色。

「玉瑤,看來你這個男朋友不怎麼樣,這不會是你隨手找來的擋箭牌吧。」

「嗬嗬,胡少是吧,我勸你說話小心一點,否則萬一我男朋友不高興了,嘖嘖你下場真的會很慘的。」張玉瑤輕笑道。

「哼!希望你不要後悔!」胡英權雙眼一眯,他能感覺到張玉瑤確實對自己毫無興趣,心中產生了濃濃的怒氣,麵露陰狠之色。

一旁的張玉盛冷眼旁觀,心中卻暗暗冷笑。

他自然是瞭解胡英權外表英俊倜儻,但其實小雞肚腸,為人陰狠。

能讓對方記恨上張玉瑤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主脈張家在江城吃了大虧,大房的三代一死一殘,雖然不敢再找秦羽和張玉瑤的麻煩,可是一直記恨在心。

自己作為二房的人雖然樂見大房吃癟,可是如果能禍水東引,讓胡家和張玉瑤和秦羽結仇,而主脈坐山觀虎鬥,自己也算是立了大功。在族長爺爺那裡露了臉,為以後競爭族長埋下基礎。

所以他才特意提起定親的事。

他知道胡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不然以前張家也不會一直討好胡家,而且胡英權也不是一般的紈絝大少,而是有功夫在身的,並且很有背景。

果不其然,這時候遠處飄然而來的一個身影,胡英權一見急忙陰轉晴堆起笑容迎了上去。

這是一個身著道袍,一臉仙風道骨的道人。

「恭迎師尊!」胡英權笑吟吟地躬身迎接。

「這位就是我的師尊,大名鼎鼎的枯木真人!」

他話音一落,周圍的人倒吸一口冷氣。

「原來這就是享譽中原一帶的枯木道長啊!」

「聽說枯木道長做法事神了,而且有呼風喚雨,使得枯木逢春,白骨生肉的本事,簡直就是活神仙!」

「師尊恕罪,徒兒有失遠迎!」胡英權說道。

看到周圍人的反應,他內心十分得意。

在眾人敬畏的目光中,枯木道人麵色平淡,隻是朝著胡英權點了點頭,「本真人隻是雲遊至此,順便看看徒兒你,不必大張旗鼓。」

但是馬上他似有所覺,看向秦羽的方向。

「有意思,破掉道爺我那柄斬子劍之人,居然在這裡碰上了,還是這麼一個年輕人。」

枯木道人打量著秦羽,雙眼一眯。

這年輕人好濃鬱的氣血,好鮮美!

他忍不住微微舔了一下嘴唇。

隨後若無其事地走進了會議中心。

「羽哥,這個道人好像不懷好意。」張玉瑤說道。

𝓈𝓉ℴ.𝒸ℴ𝓂

「我知道。」秦羽無所謂地說道,此人的修為最多不過鏈氣境中期,居然敢自稱真人,好大的膽子!

就算無冤無仇,他都想抽他,讓他知道知道規矩!

在修真界,隻有金丹境才稱得上真人,他自己目前都不敢自稱真人,何況一個鏈氣境的小卡拉米。

對自己不懷好意正好,找抽。

張玉瑤和秦羽以及林振華隨後也進入了會議中心。

會議中心的一號廳中,已經是坐滿了大半。

秦羽進來之後,眼睛一轉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今天可真是熱鬨啊。」

「小文,這可是省城高檔場所,你能不能不要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要坐有坐相,我們現在階層不一樣了。」在廳中的座位上,濃妝艷抹的陳倩訓斥林小文道。

「兒子,今天是你認親之後第一次見大世麵,爹讓你看看什麼是大手筆。」一旁的一箇中年男人笑嗬嗬地說道。

「好的,爸。」林小文絲毫冇有臉紅的回答。

「老韓,現在小文也認祖歸宗了,回去江城我們就把戶口本上的姓改了。」

「好好!」中年男人連連點頭,他五十多了冇兒子但冇想到二十多年前和陳倩勾搭了幾次之後,陳倩居然懷了他的孩子,就是林小文。

「這……爸!」這時候,林小文望著門口,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爸不是在這嗎?」陳倩奇怪地說道,一回頭就看到了林振華。

頓時跳了起來。

「林振華,你這個老廢物來這種高檔場所乾什麼,你是不是專門來找茬的!」陳倩凶神惡煞地說道。

林振華看見林小文和陳倩,先是一愣,隨後麵露厭惡。

如今醒悟過來的他,麵對這一對恬不知恥的母子隻有深深的厭惡。

他看到了旁邊的男人。

「原來是你!」林振華認出了這個男人名叫韓祥,二十多年前就是一個古董販子,靠著賣假貨成了暴發戶,原來陳倩的姦夫竟然就是他。

「老林,好久不見啊。」韓祥有些心虛地打了招呼。

當年他和林振華還是熟人呢,畢竟都是古玩行業的。

二十多年前陳倩看他有點錢,就主動勾引他,不過後來他去了外省發展,最近纔回來江南省。

「林振華,你冇想到吧,老韓現在是藝術品投資公司的老總,也是專家,比你這個老廢物強多了,我當時瞎了眼怎麼跟了你。」陳倩不屑地說道。

「哦!對了,你上個月撫養費怎麼還不給我?想賴帳?」她想起來什麼叫道。

「什麼撫養費?」林振華問道。

「當然是兒子的撫養費!」陳倩理直氣壯地叫道。

旁邊的人聽了大概,看向一臉無賴樣子的林小文,好奇都這麼大了居然還要撫養費?

「嗬嗬,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背叛我出軌懷了別人的種,還騙我養了二十多年別人的兒子,怎麼還有臉還向我要撫養費!」

林振華怒斥道。

陳倩一呆。

這還是她瞭解的林振華嗎?

林振華不僅懦弱還最好麵子,所以每次她隻要當眾稍微一鬨,對方就服軟了答應她所有無理取鬨,隻要不要在公眾場合鬨。

尤其她吃準了他不敢自曝家醜。

冇想到現在林振華根本不慣著她了,直接當眾曝出她出軌懷了別人的孩子,還騙他養別人兒子二十年的醜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