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9章 慈善拍賣會

26

-

這才兩個月不見,林振華就像是老了十歲一般,明明隻是五旬左右,現在卻是頭髮鬍子都白了一半,臉上皺紋也多了很多,一臉疲憊眼睛佈滿了血絲,腰背都有些佝僂了。

「小羽來了啊,我這也冇收拾,對不住啊。」林振華尷尬地說道。

看到他亂糟糟的宿舍,秦羽還發現了在窗台上的一排空啤酒瓶,據他所知,林叔是從來不喝酒的。

看到這,秦羽心裡已經明白了。

「做過DNA鑑定了?」他直言不諱。

林振華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他聽了秦羽的話拿了林小文的樣本偷偷去做了親子鑑定。

「我是萬萬冇想到,小文竟然不是我親生的,陳倩愚弄了我整整二十二年!」他雙手捂住臉,淚水從指縫流下,二十多年對兒子的付出疼愛,一幕幕的回憶湧上心頭,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笑話。

他不是冇懷疑過,畢竟林小文和他長得一點都不像,林振華年輕時也是豐神俊朗,而林小文則是相貌猥瑣。可是每當他懷疑起來,陳倩就會大吵大鬨,後來也不知從哪弄來一個鑑定報告,鑑定是他的兒子,他這才放了心,還被迫跪了一天一夜。

現在想來,是陳倩弄來的假報告糊弄他的。

秦羽暗嘆一聲,林叔就是太老實,不僅白白付出了二十多年的心血和錢財,離婚的時候還淨身出戶,把房子和錢都給了陳倩。

自己孤身一人到了省城博物館這個清水衙門從事研究員清苦工作,也買不起房直到現在還住單位宿舍。至今每個月還要把幾千塊的工資作為撫養費大部分給陳倩。哪怕林小文,林悠悠早已成年。

「鑑定報告出來後,我去質問陳倩,她見無法抵賴還和我說什麼孩子是不是親生的重要嗎?隻有我這樣的廢物不負責任的纔會糾結是不是親生的。」林振華自嘲地笑道。

「林叔,這都是別人的錯,你不要責怪自己不要嘲笑自己,不要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秦羽說道。

林振華默然,片刻後他抬起頭。

「小羽,那悠悠……」

「林悠悠是你的女兒。」秦羽點點頭。

林振華這才鬆了一口氣,他不敢再去和林悠悠做親子鑑定,就是害怕見到不想看到的結果。

聽到秦羽這麼說,他才放下心來。對於秦羽的話他毫不懷疑。

「至少我還有女兒,隻是可惜她與小羽你離婚了。」

「林叔,各人有各人的命運,我和林悠悠緣分已儘,至於你要打起精神,專注自身,提高自身才能迎接更好的自己更好的未來,你才五十歲還不晚!要記住男人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不是為別人活的!」秦羽鼓勵道。

「對!」

「我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拋棄消耗自己的一切東西!」林振華眼睛亮了,他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而不是唯唯諾諾專為別人而活。

秦羽見狀拿出一粒小培元丸。

「林叔,這枚小培元丸是補身子恢復元氣的吃了吧。」

林振華接過之後一口吞下。

片刻後,精神氣元氣開始恢復起來,頭髮也重新開始變黑。

「這種清水部門工作冇什麼意思,過兩天和我去參加慈善總會舉辦的古玩藝術品慈善拍賣會怎麼樣。」秦羽說道。

「好啊!」林振華點點頭。

他是這方麵的專家,以前曾經有商人重金邀請他去鑑定一起搞收藏,他都推掉了怕影響那幾千塊的工資,現在不同了,他要積極為自己而活。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三日後,秦羽和張玉瑤開車,接上林振華前往位於省城市中心的國際大飯店會議中心。

江南省慈善總會舉行的拍賣行就在這裡舉行。

張玉瑤來參加,也就是準備競拍些藝術品等於是捐點款,打出點名氣造造聲勢,另一方麵她的小培元丸推介會後銷售火爆,難免要拿出點錢說她裝點門麵也好,買點輿論的好口碑也罷,總之是必要的。

林振華看到張玉瑤和秦羽親密的樣子,心裡酸酸的。原來秦羽是自己的女婿,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悠悠就不珍惜呢!

上次林悠悠被打被抓的事情弄清楚之後,陳倩不僅冇有怪林小文撒謊的事情,反而依然大罵張玉瑤喪門星,罵她張家的事情禍及悠悠,但林振華卻是對張玉瑤和秦羽心存愧疚。

「林叔,你是專家,這次競拍就靠你了。」張玉瑤感覺到林振華不好意思麵對自己,開口打破僵局。

「張總客氣了,我一定儘力而為。」林振華急忙說道。

秦羽倒是不擔心,他雖然冇什麼專業的古董文玩知識,但是擁有神識想必也不會翻車。

到了省城國際大飯店的會議中心門口,可以看見都是衣冠楚楚的人員三三兩兩往裡麵走,來參加慈善拍賣會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貴。

張玉瑤一下車,她身著黑色晚禮服高貴典雅的美麗形象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目禮。

最近經過雙修達到鏈氣二層之後,她的氣質更是顯得出眾,整個人光彩奪目。

這時候一個英俊的華服青年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來。

「是胡英權胡少!」

「胡少您好!」

「胡少也來參加慈善拍賣會了!看來胡家很重視這次拍賣會啊。」

「當然了,胡家在古玩玉石方麵可是大戶,這次拍賣的拍品很多都是他們讚助的,既能賺錢又能賺取名聲,何樂而不為。

眾人議論紛紛。

胡英權作為胡家的大少,再加上風流倜儻,自然是吸引了很多女性的注意,甚至不少迷妹提前在這裡等他,就是為了看他一眼。

而這時候,跟在胡英權身旁的一個另一個青年男子看到張玉瑤先是一愣,隨後就走過來打招呼。

「玉瑤堂妹,好久不見。」張玉瑤也認出了此人,卻是張家主脈二房的少爺張玉盛。

張玉成和張玉蓮是主脈大房的少爺和小姐,而張玉盛則是二房的平時比較低調。

「玉盛堂兄。」張玉瑤淡漠地點點頭,經過江城的一係列事件,她與主脈幾乎已經是形同陌路了,之所以還冇有完全翻臉,還是因為張耀陽還有一絲香火情。

她這次來省城也根本冇通知主脈,更冇去拜會族長。

「玉盛,你在和誰說話呢,這位美麗的小姐是誰啊。」這時候,胡英權走了過來,他剛纔就一下子被光彩奪目的張玉瑤吸引,這時候正好找個由頭來搭訕。

「胡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在江城的堂妹張玉瑤,我們族長和令尊提過的,想讓你們定親的。」張玉盛說道。

當初主脈曾經要將張玉瑤嫁到胡家,對象就是這個胡英權。

「哦,你就是張玉瑤?」胡英權麵露一絲驚喜。

原來當初張家要介紹給他的未婚妻,就是這個女子啊,這女人可是絕世的美女啊。

當時家裡和他說這件事,他還不以為意直接拒絕了,現在看來是自己大意了。此女他誌在必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