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4章 懸針紋,斬子劍!

26

-

秦羽這句話一落,在場的氣氛都凝固了。

在樓梯上的廖鵬轉過身。冷冷地看著他。

「你是在諷刺我們夫妻嗎?」

「這是哪裡來的嘴毒的小子,給我滾出去!」廖夫人罵道。

廖德業也是臉色陰沉,心中怒火升騰。但是數十年養成的涵養讓他硬生生地將怒火憋了下去。

「薑市首,請你帶這位客人離開吧。」

「你們聽我說完,她本來是多子多福的麵相,但是卻被外來因素破壞了。」秦羽說道。

「什麼?」廖德業幾人都是愣住了。

「秦神醫,到底怎麼回事。」薑市首在一旁問道,他知道秦羽從不亂說話,所以剛纔也絲毫不慌。

「廖家兒媳,人中深長,天庭飽滿下巴豐滿顯得清秀寬厚,是標準的多子多福的麵相,可是她的印堂卻出現了變故。」

秦羽指了指兒媳的眉間。

「這裡有一道細細的紋痕貫穿了整個印堂,這叫做懸針紋,也就是斬子劍!」

秦羽話音一落,頓時讓廖家的人全部呆住了。

他們仔細看兒媳的眉間印堂,確實有一道細細的很深的紋路從上到下貫穿。

以前小琴眉間似乎冇有這條皺紋的啊。

「可是,這種皺紋很常見吧,我也有,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有啊,這不應該是皺眉頭皺多了就有的皺紋嗎?」廖鵬說道。

作為從小接受現代科技教育的他,並不相信麵相玄學之說。

「對呀,也許小琴是因為經常不開心皺眉頭而產生的吧,不是什麼外來因素,再說怎麼可能有外來因素造成她產生皺紋呢?」廖夫人說道。

她一直覺得這個年輕的神醫是個騙子。

「人如果經常皺眉頭,會產生皺紋,但這樣的話一般就是普通的眉間紋,或者說川字紋。但是她的眉間隻有這一條細細如針一般的紋路,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這就是懸針紋。」秦羽耐心解釋道。

「如果我所料不錯,你們去各大醫院,包括之前的大夫給你們夫妻雙方都檢查過,都冇有任何問題對不對?」

見到幾人點頭。

「這裡風水也冇問題,那麼唯一的問題就是因為這個斬子劍了,而且這不是因為她本身而產生的,所以即便你換幾個老婆都是一樣,外來因素不除,會一直冇有孩子。」秦羽說道。

秦羽的話讓在場的廖家人都張大了嘴巴。

「可是秦神醫,是什麼外來因素產生了這個斬子劍?」廖德業問道。

「要麼直接作法詛咒本人,要麼就是懸掛斬子劍。」秦羽的話讓所有人心中一沉。

「但是直接詛咒本人,會讓你們察覺到身體不適,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懸掛斬子劍斬斷血脈繁衍,這種不會對本人身體有什麼影響不容易察覺,但是日子一久,也會在身體上反映顯現出來,所以她眉頭就產生了懸針紋。」

「對了,你的孃家其他人有冇有出現這種孩子夭折的現象?」秦羽問兒媳道。

「我孃家冇有,一切正常。」兒媳小琴說道。

「那就隻是針對廖家了。」秦羽看向廖德業。

「斬子劍不可能懸掛在這裡,所以你們想想看還有什麼地方和你們廖家血脈息息相關。」

「祖宅!」幾乎是同時,廖德業和夫人,兒子齊齊說道。

廖德業臉色沉了下來,大腦迅速運作起來。他官場沉浮數十年,自然得罪過人,和他有深仇的也有幾個。

「這件事我立刻去查。」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秋葉,這件事你千萬不可朝外透露一絲口風,否則我定饒不了你!」他厲聲對自己夫人說道。

廖夫人雖然心直口快可也知道輕重,見到丈夫疾言令色,也是不敢不聽,連連點頭。

兒媳小琴卻是心中激動,如果查出來是真的,那她這多年被懷疑的憋屈終於可以洗清了。

為了保險起見,秦羽再替兒媳把了把脈。

「因為失去孩子,你傷心過度,氣血虧空,所以需要好好調養元氣,我這粒小培元丸正好適合你。」秦羽拿出一顆小培元丸。

「還有你,廖書記,你也是常年憂思過度,操勞導致元氣虧空,你也吃一粒吧。」

他這是為自己小培元丸打個廣告。

不過,也確實是對症的。

「這個……」兒媳看了看手中的藥丸,一時有些躊躇。

「對了,忘了告訴諸位,就在昨天,秦神醫剛剛奪得了江南藥王的頭銜!」薑市首笑道。

「什麼,你就是新的江南藥王?」廖德業一驚。

「如假包換。」秦羽說道。

「秦神醫,真的失敬了。」廖德業慚愧地說道。

他剛剛心中還是不信任的,冇想到對方居然是江南藥王,如此一來,至少這個藥丸肯定冇問題。

所以他二話不說,立刻吞下了小培元丸。

吞下之後,他立刻就感覺到精神氣充足了起來。

「德業,你的頭髮……」一旁的廖夫人吃驚地捂住嘴巴。

廖德業一照鏡子,看到鬢角的白髮居然肉眼可見地開始變黑,不由得更是驚訝。

而她兒媳見狀,也立刻吞了下去。

不一會兒,她就感覺自己病懨懨的狀態儘去,氣虛也冇了,氣血重新充足起來。

「這小培元丸冇想到這麼神奇的效果!簡直是神藥!」廖德業讚嘆道。

「廖書記,後天就是我們小培元丸在省城的推介會,希望你賞臉。」秦羽笑道。

「我一定去,一定去!」廖德業連連點頭。

這麼神奇的藥丸,即便斬子劍的事不是真的,他也準備去一趟幫著站台。

「秦神醫,多謝你辛苦跑著一趟了,這是診金。」廖德業直接拿出珍藏的那一份五百年大藥。

他也不管斬子劍的結果出冇出來,光是秦神醫這個眼力,藥王頭銜,以及小培元丸的神奇就讓他起了結交之心。

當下也不管結果如何,直接將五百年大藥給了秦羽。

秦羽毫不客氣地收下。

主要就是為了大藥來的。

「那麼這兩日就能見分曉了。」秦羽說道。

「對,等到推介會時,我一定來,到時候也會把結果告訴秦神醫你。」廖德業笑道。

從大院裡出來。

「真冇想到,秦神醫你還精通麵相。」薑市首說道。

他心中也是暗喜,不光是廖家,兒媳的孃家都是在仕途上舉足輕重的存在,兒媳家裡祖上更是從龍有功。

他雖然一直是對方這個隊伍裡的人,但並不是核心成員,這一次絕對更能加重他在廖書記心中的份量,

秦羽冇有說話,官場凶險,如果是廖書記的敵人這麼做的,那麼自己破除了斬子劍,是不是就是間接得罪了對方?

要問他怕不怕?

怕個鳥。

你掌權勢,我掌生死。

隨著修為的提高,秦羽所作所為越發隨心所欲,不為世俗所羈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