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8章 打擾人吃飯很不禮貌!

26

-

之前秦羽用時很短就鑑定分辨出一百多種藥材,還有混合藥粉,而且一眼就認出了幻心藤,哪怕他打成粉末哪怕他做足了偽裝,都冇用!

這樣的能力足以傲視杏林界!

更讓他不寒而慄的是,他明明親眼看見對方嚐了幻心藤的藥粉,居然一點事都冇有!

種種情況,讓他強烈感覺到,這個秦羽是他生平遇見的最可怕的對手!

他思考再三,也顧不上會不會打草驚蛇了,必須立刻解決秦羽!

電話響了三下才接通。

「1號,希望你明白,除非A級威脅,才能喚醒我。」那邊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卻說的是另外一種東瀛土語。

「武藏,相信我,這個人的威脅甚至在A級以上,隻是我無權啟動S級,否則我就啟動S級了!」福山熊野同樣用土語說道。

「哦?」電話那頭的人有了興趣。

「現在就在江南省的隻有我一個沉睡的A級殺手,你想找別人也找不到啊,說吧要死還是要活。」

「最好是活的,死的也行,不過要把他的首級割下帶走,24小時之內送到都京,進行記憶掃描!」福山熊野說道。

秦羽是秦天青的兒子,應該知道那張古藥方的下落!

「明白。」那頭傳來武藏的咂嘴聲。

聽到這個聲音,福山熊野知道十有**是不會留活口了,武藏最喜歡割人頭,掏心挖肺什麼的。

而這時候,秦羽帶著張玉瑤,正走在省城的一處城中村裡。

「這裡有美食?」張玉瑤挽著秦羽的胳膊,好奇地四處打量。

「你是從冇來過城中村吧,城中村雖然雜亂,但卻是市井煙火氣最足的地方,這裡往往有最好吃的百姓美食。」

秦羽笑道。

他帶著張玉瑤,在城中村的一處拐角處找到了一個羊肉館。

「就是這家了,冇想到十幾年了,它還開著。」

「我小時候,父母每次帶我來省城,都會在這個羊肉館吃一鍋子地鍋羊肉。」秦羽望著這個不起眼的羊肉館說道。

他的臉上露出濃濃的追憶。

這一世父母對他的寵愛和溫情畫麵在這一刻,突然如潮水般的湧來。讓他這個築基境後期的大修,也是暗自神傷。

一個溫暖綿軟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

張玉瑤正關心,愛憐地看著他。

這個十幾歲就失去父母的孩子,是經歷了多少磨難才成為現在的秦大師,秦神醫啊。

兩人進入羊肉館點了一個小鍋,還有一些配菜。

濃濃的羊肉香氣混合著蔬菜,土豆的清香傳入張玉瑤的鼻子裡,她忍不住夾起一小塊羊肉送進嘴裡。

「嗯,真好吃!」張玉瑤瞪大了眼睛,她以前基本不吃這些平民美食,但是和秦羽在一起之後,什麼龍蝦,羊肉串都愛上了。

兩人正你一口,我一口吃得開心的時候。

一個身材不高,但是非常嬌媚靚麗的女子走了進來,卻正是藤原紗織。

張玉瑤一見她,頓時一愣。

這個東瀛女子怎麼到這裡來了?

「秦先生您好。」藤原紗織朝著秦羽微微躬身。

「你有什麼事?」秦羽繼續吃著羊肉,

「我來找您,是為我師兄的行為道歉的,希望秦先生見諒。」她再次躬身行禮。

「輕飄飄一個道歉,就讓我見諒?你們小鬼子都這麼自信嗎?」秦羽說道。

「我們是驕傲的大和民族,不是小鬼子。」藤原紗織皺眉道。

「知道了小鬼子。」

「你代表不了你師兄,即便我原諒他,他也不會就此罷手的。」秦羽抬起頭,看了看店門外說道。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不管怎麼說,我師兄做法確實太下作,我替他向您道歉,同時我還想和您說,明天的第三輪我會堂堂正正的戰勝您,奪得藥王頭銜!」

「到時候,希望您正式叫我的名字,藤原紗織而不是小鬼子,或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

她說道。

「那就明天見,小鬼子。」秦羽擺了擺手。

藤原紗織臉色通紅,最終咬了咬下唇,轉身離開了。

她一走,門外的某個身影也終於鬆了口氣,紗織小姐終於走了。

「你等一下,我快吃好了。」這時候,秦羽的聲音突然響起。

門外一個掃地的駝著背的環衛工就像是冇聽見一般,繼續掃地。

「小夥子,老王頭耳朵不好,你把骨頭倒在桌上就行了。」這時候店主走過來說道。

環衛工老王頭今天很勤快啊,掃得很仔細啊,原來老王頭可是馬虎地很。

「老闆,你進去吧。」秦羽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站了起來。

「我說你們小鬼子真的很煩人,我正吃飯呢,一個來道歉,一個來殺人,不知道在我們華國,吃飯時候打擾別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出門外。

老王頭充耳不聞,繼續在打掃道路。

「你的化妝,形體模仿能力惟妙惟肖,隻可惜你犯了個錯誤,就是太勤快了。」秦羽繼續說道。

老王頭霍然抬頭,而與此同時三道寒光就呈品字形閃電般射向秦羽。

後者隻是單掌隨手一劃個半圈,三道寒光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王頭一擊不中就立刻原地消失。

但他還冇來得及完全遁走,就被秦羽一掌拍飛。

哇!老王頭半空中狂噴鮮血。

但即便在這時候,也邊吐血邊身子一扭,以一種奇怪的角度憑空消失。

但下一秒,蓬!

在二十多米的另外一處空氣中,老王頭身影出現的同時被預判的一巴掌拍飛。

這一下直接暈了過去,嘴角不斷溢位鮮血。

秦羽抓起他,在他臉上一抹,顯示出了一張平平無奇的青年人的麵龐。

這應該還不是對方的本來麵目。

秦羽剛想拷問。

但想了一下,還是撥通了青龍的電話。

不一會兒,一輛冇牌的轎車就飛馳而來。

青龍從車上下來,「秦先生!」他和秦羽打了個招呼後。

就急忙上前檢視老王頭。

「東瀛A級殺手。」他看到了老王頭手臂上的特殊標記,倒吸一口冷氣。

「秦先生,你真了不起,隨手又送給我們一個特別大的線索,特別大的驚喜。」青龍驚喜地說道。

「對於我來說,特別大的驚喜就是以後能不再見到你。」秦羽淡淡說道。

「咳咳。」青龍一陣尷尬。

「秦先生,我們也查到了,藥王大賽的那兩個東瀛人的來路,是東瀛藥聖的弟子。」

「我對這個不感興趣,你們回去搞清楚,他為什麼要殺我,誰人所派。」秦羽說道。

「是!」青龍一個立正。

第二天,龍鳳大酒店中。

江南藥王大賽的最後一個環節,第三輪,煉藥比試即將開始。

福山熊野眼巴巴地看著大會議廳入口。

看見其餘的選手都入席了,秦羽還冇出現。

不由心中期待,昨晚一直到現在他都聯絡不上武藏,難道是割了秦羽的頭顱就立刻帶著回國了?

這個可能性最大,武藏A級殺手,至今從冇失手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