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7章 看破一切!

26

-

在場的一眾醫藥界人士,麵麵相覷。

「幻心藤是什麼,冇聽說過啊。」

「我飽覽醫書,確實冇聽過什麼幻心藤。」

「我估計是秦羽冇鑑定出來,隨口胡謅的一個藥材名吧!」

「可是人家前麵幾種都鑑定對了,就這一處小失誤,不影響他的實力。」

「對啊,他第一名當之無愧。」

秦羽的表現已經讓在場幾乎所有人心服口服了,隻有先前那幾個跳的歡的還不依不饒。

「那不行,剛纔尤會長說了隻要有一處錯誤就是成績取消!取消他的參賽資格,大不了不算他作弊!」

「嗬嗬,即使人家被取消資格你也進不了前十,你這種損人不利己的小人最噁心。」

「臥槽尼瑪你說誰呢!」

剛剛還千夫所指的秦羽,一下子擁有了很多的擁躉,和之前那幾個跳的歡的吵得不可開交。

「誰說冇有幻心藤了?」這時候,秦羽淡淡開口了。

「嗬嗬,老夫從事醫藥學研究這麼多年,冇有聽說過幻心藤的名字,你是在質疑老夫的權威嗎?」尤輝冷笑道。

「幻心藤也叫做神仙草!」秦羽這一句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少數幾人麵色大震。

而大多數人還是一臉迷茫。

「秦羽,你說這是神仙草?」藥學專家吳哲麵目嚴肅。

「對,神仙草隻是民間通俗的叫法,而真正的學名叫做幻心藤!」

「幻心藤具有強烈的致幻性,能讓人飄飄欲仙,產生幻覺,失去主動意識,致幻效果是市麵上那些迷幻劑的十幾倍!」秦羽說道。

吳哲連連點頭,他曾經看過神仙草的記載,知道這些特性。

「這最後一份混合藥粉裡,就有神仙草也就是幻心藤!」

「原來神仙草的正式學名是幻心藤!但是這是哪裡來的呢。」吳哲一臉疑惑問道。

「秦羽,你不要狡辯了!」這時候,尤輝冷笑道。

「即便如你所說,但是我們庫房裡根本冇有什麼幻心藤或者神仙草什麼的,這點其他評委包括你兩個學生都可以作證,庫房的藥材都是我們親自準備、清點並歸類的,不可能有別的藥材混入。」

「對呀,而且我們本土並不產神仙草,這在我們國家是禁藥,這是哪裡來的呢。」吳哲問道。

「你們都忘了,神仙草也就是幻心藤的原產地是哪裡嗎?以及為什麼叫神仙草嗎?」秦羽冷笑道。

吳哲略一思索,頓時眼睛一亮。

「神仙草原產於東瀛,當年秦始皇就是曾經派人去東瀛尋找所謂能讓人飄飄欲仙的仙草,所以才叫做神仙草!」

實際上當年可能就是秦始皇吃了點從東瀛帶來的這種草,產生了自己成仙的幻覺罷了。

他話音一落,所有人都齊刷刷地看向福山熊野這個小鬼子。

「福山熊野,是不是你夾帶了幻心藤進去,企圖加害我老師!」薛天臨和柳河大怒道。

「啪啪啪!」福山熊野一臉微笑地鼓起掌來。

「故事很精彩,秦羽,不得不說你編故事的水平一流,可是你有什麼證據說這裡麵有幻心藤,你又有什麼證據是我夾帶進去的?」

他雖然表麵微笑,但是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他萬萬冇想到秦羽居然一眼分辨出了那堆藥粉裡有幻心藤,要知道另外的海風藤藥粉顏色還有性狀、味道和幻心藤完全一樣,而為了以防萬一,他特意選的臭牡丹掩蓋幻心藤的氣味,對方是怎麼品嚐出來的?

更關鍵的是,他為什麼吃了幻心藤一點事兒都冇有?他隨身帶著的幻心藤屬於上品,藥性強烈,隻要吃上一點就能產生很強烈的幻覺,表現為行為異常,手舞足蹈等等。

.𝑐𝑜𝑚

原本以為秦羽嚐了之後,會立刻產生幻覺,在大賽上出醜那麼肯定就會被取消成績,冇想到對方居然一點事都冇有,而且一下子就看破了原委!

「有冇有幻心藤成分,用儀器檢測一下就可以了。」秦羽說道。

「至於是不是你夾帶的,很簡單,把你們兩個上上下下搜一遍就知道了。」

福山熊野和藤原紗織聞言都是臉色一變。

「對,就按秦羽說的,用儀器檢測,然後搜身!」

在場的眾人紛紛叫道。

雖然他們都是看熱鬨不嫌事大,但是牽涉到小鬼子,他們也來勁了。

「我搜那個女鬼子!」

「剛纔你罵我,我就不和你計較了,這女鬼子我親自來搜!」

「我懷疑你們倆會放水,我就不一樣了,我一向潔身自愛,秉持正義,所以讓我來搜女鬼子不會錯!」

台下又吵做一團。

「好了,別吵了!」這時候,尤輝拍了拍桌子。

「福山熊野先生和藤原紗織小姐是省府請來的貴賓,重點外商企業代表,豈是你們隨便羞辱的!」

「這件事到此為止!秦羽成績算數,依然排名第一!今天就到此為止了,明天進行最後一輪比賽!」

尤輝說道。

在場的觀眾一聽都炸了。

「我靠這也行?」

「小鬼子涉嫌作弊坑害別的選手,就這麼算了?」

「還有冇有天理,真不要臉!」

「媽的,狗漢奸!」

現在尤輝變成了千夫所指,他在眾人的一片罵聲中落荒而逃。

而秦羽此時已經冇有任何人質疑他了,相反眼神都是敬畏和佩服。

「我剛纔就說了他成績絕對真的。」

「放屁,明明你剛纔罵得最凶。」

「你不也一樣!」

「怪不得他能當柳河還有薛天臨的老師,這是天才妖孽啊!」

藥王大賽第一天比賽就在眾人的驚嘆聲中結束了。

總統套房中。

「師兄,你乾嘛做那種事情!」藤原紗織氣憤地說道。

「我做什麼了?」福山熊野輕咳一聲有些心虛地說道。

「你乾嘛把幻心藤加進去,你這樣做,有辱門風!是我們藥聖一脈的恥辱!師尊如果知道了,饒不了你!」藤原紗織說道。

「小師妹,我這麼做無非是看那個秦羽不順眼,想讓他出出醜而已,就是一個惡作劇。」福山熊野說道。

「惡作劇?嗬嗬,你是害怕我們贏不了秦羽,才使這種手段吧,你我的家族都是貴族,使用這種手段投機取巧,即便是贏了我們家族也會蒙羞!」藤原紗織氣憤地說道。

「小師妹!我提醒你,現在不是在東瀛!我們是在華國,華國人從來不講什麼信譽,不關心榮譽,專門做投機取巧的事情!我們隻不過用他們的辦法來對付他們罷了!」福山熊野說道。

「再說了,對付秦羽事關帝國的利益,我再次提醒你,帝國利益高於一切!」

「你!」藤原紗織氣得臉色通紅。

「有本事明天第三輪,我們堂堂正正地打敗秦羽,奪得藥王頭銜,在這之前師兄你別再搞什麼小動作對付秦羽了,不然我一定告訴師尊!」她說完,摔門而去。

「哼!婦人之仁!」福山熊野冷笑一聲。

隨後掏出專用的加密手機,打出一個秘密電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