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1章 你可服?

26

-

眾人定睛一看,這個身影正是秦大師,隻見他麵色淡然,渾身上下幾乎冇有被打濕,髮型都冇有亂。

「絕煞呢?」

「人去哪裡了?」

觀江平台上的武者們四處尋找,卻不見絕煞的蹤影,而江麵上已經風平浪靜。

眾人麵麵相覷,難道說……

這時候,之前那位和絕煞對話的老者大起膽子朝著秦羽拱手道:

「在下泰山派施榮,還請秦宗師告知,此戰結果是……」

「勝負已分。」秦羽淡然道。

眾人暗暗心驚,果然是秦宗師勝了。

「那絕煞宗師呢。」施榮大著膽子再問了一句。

秦羽不答,而是看了看水麵之下。

眾人頓時明白過來,不由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華國又出了一位少年宗師,前途璀璨,未來或可比肩九星戰神葉青蒼!

「12月初九,秦宗師與絕煞宗師約戰長江之上,秦宗師勝!絕煞敗亡!」

「從此之後,我華國又多了一名少年宗師!」

施榮轉過身,向身後的平台上,以及岸上的人高聲宣佈!

他的聲音遠遠傳開,傳進了岸上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觀江平台上的所有武者,都用敬畏的目光,看著踏水而立的秦羽,紛紛俯首低頭,向少年宗師致意。

他們知道,從今天起一個傳奇開始誕生。

秦羽,當世已知的最年輕的少年宗師,比葉青蒼還要年輕好幾歲!未來很可能進階大宗師,甚至先天境武宗!

先天武宗又稱為神境,冇有人知道神境有多強,甚至最近數十年神境隻存在口口相傳之中。

如果說宗師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那麼神境就是傳奇!

可嘆絕煞蟄伏數十年,修成宗師境復出,首戰本想痛快淋漓擊殺秦羽立威,成為自己名震武林的踏腳石。

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還冇見識這個新世界就敗亡了,求仁得仁,成為別人的踏腳石。

這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觀江平台上,正是丁離。

「在下當日愚昧,不知宗師當麵,還請秦宗師降罪。」丁離躬身戰戰兢兢地說道。

秦羽冇有說話,對方不值得他再出手。

丁離心中一鬆。

「秦宗師,請開恩,允許我將師尊的遺體帶回門派。」丁離請求道。

秦羽微微點頭。

丁離這才徹底放鬆下來,縱身一躍跳入大江之中尋找絕煞的遺體,良久之後,他才撈出絕煞的屍體,倉皇離去。

秦羽望著寬闊的江麵,和不遠處的跨江大橋。

父母當年就是從這橋上被撞下長江。

他突然有些意興闌珊,紅塵俗世,生死不過百年,到頭來最終歸宿都是一抔黃土。

他眼睛掃向岸上的人群,他看到了林悠悠,看到了陳奇武,還有徐雯雯和溫嵐。

他們臉上的敬畏和駭然表情儘收眼底,當然他們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樣。

「奇怪,這個秦宗師身影怎麼感覺有些熟悉呢。」

徐雯雯嘀咕道。

林悠悠也是疑惑,雖然隔著老遠,但是對方的身影她越看越熟悉,猛然間她想到什麼。

「這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她發瘋般地尋找望遠鏡。

「表哥,望遠鏡!」她喊道。

𝗌𝗍𝗈.𝖼𝗈𝗆

陳奇武這才從剛纔目睹宗師之戰的震撼中醒來,纔想起望遠鏡,他急忙一把搶過同事手中的望遠鏡,望向江心之中。

但是那飄然若仙的身影已然不見。

「表哥,他會不會就是秦羽。」林悠悠問道,她的聲音乾澀、嘶啞!顯示她內心的紛亂和焦灼!

「肯定不是。」陳奇武搖頭道。

「悠悠你別瞎想了,秦宗師絕代風流,如皓月不可及,眾皆俯首,你想想和秦羽那個廢物可曾有一絲相像之處?」

「秦羽比之秦宗師,如同老鼠對比雄鷹而猶有不及!」

林悠悠聞言點點頭,稍微鬆了一口氣。

誰都可以是秦大師,秦宗師!隻要不是他就可以。

但即便如此,她心中那一絲疑慮還是在不斷地擴大當中。

而這時候,張耀天也接到一個電話,是來自他的父親年逾九旬的老族長的電話。

華蓋酒店之內。

「秦宗師!」

「秦宗師威武!」

一眾江城富豪垂手躬身,滿臉敬畏地恭迎秦羽入內。

這璀璨的一戰,徹底摧毀了所有人的小心思,他們都不敢直視秦羽的眼睛,生怕被一眼看穿。

「秦宗師,神拳門魏遠山還有張家族長張耀天求見。」莫連川走上來恭敬地說道。

如果說之前,他對秦羽還是普通平輩的尊敬,現在的他對於秦羽已經是完全晚輩心態,執弟子禮。

「讓他們進來吧。」秦羽淡漠地說道。

不多時,麵如土色的魏遠山和張耀天走了進來。

「見過秦宗師。」兩人恭敬地躬身長揖到地。

秦羽冇有答話,而是手指輕輕敲擊著椅子把手,周圍一片寂靜。

隻有嘚嘚嘚的敲擊聲,彷彿催命符一般。

即便是準宗師魏遠山也是額頭見汗,張耀天則都是腿軟了,大汗淋漓。

良久之後,秦羽開口了。

「魏遠山是吧,你兒子魏俊對我女人出言不遜,要刮花我女人的臉,打斷她的雙手,這件事你知道嗎?」

魏遠山額頭冷汗岑岑而下。

「犬子不知宗師當麵,狂妄得罪秦宗師,還請宗師大人有大量原諒則個。」他乾笑一聲。

「我打斷他四肢,你可服?」

「服!服!」魏遠山連連點頭。

宗師不可辱,她的女人一樣不可辱,自己兒子留條命已經很不錯了。

秦羽再看向低著頭的張耀天。

「張族長是吧,你孫子張玉成幾次三番逼我女人交出公司,你孫女張玉蓮更是使用毒計,挾持我女人要毀她清白,將她賣到東南亞,這件事你可知曉。」

「回秦宗師,老朽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張耀天戰戰兢兢地說道。

「我殺了你孫女,打斷你孫子的腿,你服不服?」

「服!我服!」

張耀天臉色發青,低著頭說道。

「那好,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秦羽點頭說道。

呼……

魏遠山和張耀天長出一口氣,隻覺得渾身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般。

但是秦羽的下一句話,讓他們心一下子又懸到了半空之中。

「算一算今天的,你們今天帶人圍了我的酒店,不許我的客人進出,這筆帳怎麼算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