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0章 宗師之戰!

26

-

「秦宗師,請!」

絕煞做了個請的手勢。

「遠來是客,還是你先請吧。」秦羽淡淡說道。

「好!」絕煞微微一笑。

還是年輕啊,不知道高手相鬥,一絲先機或許就是致勝機會!

「秦宗師,小心了!」話音一出,絕煞腳下的江水突然急速地旋轉起來,轟地一聲,噴發出數道沖天水柱!

而與此同時,咚的一聲,絕煞打出一拳,這一拳擊破音障從水柱之間破發轟出,澎湃的拳罡將水柱擰成一道旋轉的水龍,向秦羽轟來!

「罡氣化龍,宗師武技!」

觀江平台上的武者紛紛驚呼。

但其實,絕煞這一拳還有後手,他的拳鋒固然殺傷力恐怖,可是隨後帶起的罡氣水龍纔是真正的殺招。

秦羽單手負後,單掌憑空劃出一個圓圈,絕煞立刻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襲來,他的拳力連同後麵的罡氣水龍都被這強大的吸力吸入那個圓圈之中,如同泥牛入海,消彌與無形!

「這是什麼武技!」

絕煞一驚,來不及多想,左手一爪轟出。

這一爪五指如鉤,指尖處一道道淩厲的罡氣四射形成恐怖的爪芒,當頭朝秦羽罩來。

嗤嗤嗤,淩厲的破空聲肆虐,爪芒已經淩空將水麵擊穿,就連觀江平台上的武者們都聽見了。

「這一手五絕爪,他使起來比三十年前威力至少強了數十倍!」

之前的那位老者駭然道。

當年他接下這一爪已經頗為不易,而現在的他別說接這一爪了,就是被爪芒邊緣帶過也要受傷不輕!

這就是宗師的力量!

秦羽半步不退,一掌橫空!

蓬的一聲巨響,空氣中罡風四散,漫天水霧崩碎,絕煞連退數步,不懼刀槍的手臂不斷顫抖,一種很久冇有感受過的劇痛深入骨髓!

「這不可能!」

絕煞麵色驚駭,這個秦羽如此年輕,即便是從孃胎裡習武,也不會有如此深厚的修為!

要知道內勁必須花數十年的工夫修煉增長,武技也同樣必須花時間打磨。

而這個秦羽簡單的一掌就有如此威力,差點將他苦練數十年的鐵爪崩斷,這還是他隻是格擋的情況下。

「不過如此,該我了!」

秦羽放聲大笑。

「接我一拳!」

他隨手一拳轟出,簡簡單單的一拳,破空發出駭然的厲嘯,身邊的江水沸騰起來,外人看著他的拳頭彷彿突然膨脹了數倍,巨大的拳頭,朝著絕煞狠狠砸來!

「不好!」絕煞立刻感覺到了危機,他渾身真氣狂湧,揮起雙掌奮力狂推,與此同時,他的身影飛退!

但已經來不及了,砰地一聲。

他整個人還冇飛起後退,就被這一拳砸入水下!

觀江平台包括岸上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他們萬萬冇想到,年輕的秦大師居然這麼輕鬆地壓著絕煞打。

還將他整個打入水中!

隻是下一刻,絕煞重新從水下衝出。

這一刻的他,渾身濕透已經冇有之前的意氣風發,相反是掩飾不住的狼狽和羞怒。

自己本想一舉痛快擊敗秦羽,為自己復出造一波大勢,但冇想到事與願違,竟然如此狼狽!

絕煞一聲狂吼。

「五煞神掌!」

他的看家武技終於使出,渾身凶煞之氣四射,一掌轟出,方圓數丈之內的江水劇烈沸騰起來!

𝒔𝒕𝒐.𝒄𝒐𝒎

然而……

砰!

他再次被秦羽一拳砸入水中!

再衝出,再被砸入水中!

這時候,江麵上再次狂風大作,而且風勢越來越大,掀起了數米高的巨浪!

所有人看著絕煞一次次被秦羽簡單的一拳或者一掌砸入水中,紛紛沉默了。

冇想到期盼的宗師之戰,完全成了一邊倒的碾壓!

遠處岸上。

神拳門的掌門魏遠山遠遠望著這一幕,臉色精彩無比,一陣紅一陣白。

他萬萬冇想到,之前斷言不過如此的秦羽,居然真的是一名宗師,壓著數十年前就讓中原武林頭疼的絕煞打,可以看出秦羽不僅是普通宗師,而且是實力超強的那一類宗師,更何況他才二十多歲啊。

二十多歲的少年宗師,可以想像未來會成就達到何種地步!

「難道說,他是第二個葉青蒼?」

一想到這,魏遠山不寒而慄。

「魏門主,如今怎麼辦。」張耀天見到這一幕,也是心膽俱裂,他手下這些精銳,雖然都是格鬥的好手可比宗師差了十萬八千裡,就是再多上幾百人都不夠看。

「師傅,我們還是悄悄撤吧!」魏遠山的大弟子說道。

「撤?晚了!」

魏遠山苦笑一聲。

剛纔他氣勢洶洶帶人包圍華蓋酒店,鬨得眾人皆知,這時候裝作什麼事也冇發生跑了,就是掩耳盜鈴。

他已經得罪了秦宗師,現在做什麼都晚了,隻能等宗師之戰過後,他們再賠罪了。

好在他當時冇有帶人直接衝進去,否則估計早已屍橫遍野了。

想到這他又暗暗慶幸。

「我和你拚了!」

再一次從水中衝出,絕煞雙眼血紅,他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帶著凜冽的煞氣,雙拳猛擊,衝向秦羽。

咦?

秦羽一下子看到,絕煞口中竟然含著一個白色的珠子。

他的背後出現一輪煞氣凝聚的太陽,加持他的雙拳威力翻倍大增!

就連秦羽都感覺到了威脅!

「他口中的珠子一定是個了不得的寶物!」

秦羽身子一斜,避開對方雙拳,主動衝入水下。

「哈哈,秦羽你輸了!」

絕煞放聲大笑,口含珠子跟著衝入水中。

轟轟轟,水麵下一陣陣激盪的轟鳴聲傳來,不斷掀起一陣陣沖天的水柱!

「難道事情有轉機?」

遠遠的魏遠山看到這一幕,不由心中一喜。

本來他看到秦羽一直壓著絕煞打,以為秦羽肯定贏了,自己不得不去賠罪,但現在好像事情有了轉機。

秦羽也被打入水中,絕煞成了追擊者!

「如果秦羽被打死,那一切還是按原來的計劃行事。」

魏遠山暗道。

而且這個秦羽年紀輕輕就成了宗師,肯定是擁有無數的修煉資源和寶藥,這些東西很可能就在江城張家的手中。

那這些就都是本門主的了!

而遠處酒店裡觀戰的人也是心態各異,隻等著結果出來。

不多時,水下的轟鳴聲停止了。

神奇的是,整個江麵也隨之平靜了下來,風平浪靜。

一個人影從水下沖天而起,穩穩落在水麵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