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8章 宗師如龍!

26

-

「表哥,這是乾什麼,出什麼事了?」林悠悠奇怪地問道。

陳奇武看了看四周。

「按紀律本不應該說,我就透露給你一人,今天是武道圈的大事,聽聞一個邪派的武道宗師今天會來到我們江城,挑戰秦大師。」陳奇武低聲說道。

「什麼?武道宗師?」林悠悠一驚。

「對,武道宗師!」

「彈指殺人,吐氣成風,萬人之中取上將首級的武道宗師!」陳奇武悠然神往,眼中透露出瘋狂的崇拜。

林悠悠倒吸一口涼氣,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嗎?

「看來這位軍中小哥也是一名我輩中人。」這時候,一個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旁,笑嗬嗬地說道。

陳奇武一眼被人看穿是當兵的,心中不由驚訝,他們是臨時抽調過來幫助市府維持秩序的。

他和林悠悠都是用僅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交談,但卻依然被對方得知,顯然對方不是尋常人。

「彈指殺人,吐氣成風對於宗師不過是小技爾。」老者說道。

「哦,還請老人家明示。」陳奇武恭敬地說道。

「宗師一身內力已成化境,凝氣成罡,力扛千鼎,硬抗火器,這纔是宗師的本領!」老者說道。

「什麼!」林悠悠大驚失色。

「真的有這樣的神人存在嗎?」

「老人家,您莫非就是宗師?」陳奇武好奇地問道。

「宗師如龍,神龍見首不見尾,老夫何德何能堪與宗師相提並論。」老者曬然一笑。流露出濃濃的遺憾。

他窮其一生追求突破宗師境,如今已經是古稀之年卻依然離著宗師一步之遙,這一步之遙卻是猶如天塹難以逾越。

而這時候。

便衣用擴音喇叭高聲地呼喊,繼續驅趕在江邊停留的民眾回到廣場上去。

喊了半天還要很多人不上去,便衣就前來直接驅趕。

「憑什麼!」

「推什麼推!」

「我們看風景,礙你們什麼事了!」徐雯雯和溫嵐站在觀江平台的入口處,不忿地抗議道。

「憑什麼他們可以到平台上去!而我們不行!」除了她們兩個,還有好幾個小仙女不忿地和便衣們槓了起來。

她們打扮得美美的來拍照,結果不讓上觀江平台。

「嗬嗬,那邊的是什麼人物,是你們可以相比的嗎?」便衣冷笑道。

「怎麼,不都是人啊,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無非他們有錢有權而已,就能區別對待?我要投訴你們!」溫嵐和徐雯雯氣憤地叫道。

但下一秒,她們眼睜睜地看著一個老者淩空飛躍而起,從江邊欄杆上飛躍上了觀江平台,頓時嚇得嘴巴成了0形。

「嗬嗬,現在知道你們和他們的區別了吧!」便衣嘲諷道。

徐雯雯和溫嵐吃驚地看著這一幕。

「原來傳武不是騙人的啊!」

「他們是古武者,傳武和古武不是一碼事。」旁邊有懂行的人說道。

林悠悠也是張大了嘴巴,驚訝地看著剛剛那位老者飛縱而去的背影。

陳奇武倒冇有多麼意外,因為軍中武者也不少,他所敬畏並深深愛慕的薑將軍就是一位內勁大成的武者。

隻是宗師,確實如那位老者所說,宗師如龍,一般人很難見到。

而這時候,從廣場外麵湧入了黑壓壓的一群大隊人馬。

這一群隊伍足有數百人,一個個身上都充滿了肅殺之意。

這一群人,一半人身著黑西裝一半人則是身著神拳門的服飾。

𝘴𝘵𝘰.𝘤𝘰𝘮

「給我把華蓋酒店圍起來,所有人不得再進出!」領頭的一名中年人氣勢威猛,他一聲暴喝,宛若雷霆!

「這不是神拳門的門主魏遠山嗎,他可是準宗師境了!也來看這場宗師之戰嗎?」人群中有一些武者認出了魏遠山,不由驚訝地說道。

「嗬嗬,你有所不知,他的兒子少門主前幾日被秦大師打斷了手腳,而且他門下的左右護法也被廢了,他是來報仇的!」

「啊,還有這種事,秦大師可是腹背受敵啊。」

「哎,如果秦大師真的是宗師境,還一切好說,如果不是,他不是死在絕煞手裡,就是死在魏遠山手裡。」

在場的很多人低聲議論。

「魏門主,我們現在要不要殺進去,斬了姓秦的!為我孫女,孫子還有你兒子報仇!」黑西裝陣營之中一個老者嘶聲說道。

此人正是張家現任族長張耀天,出身主脈!

她寵愛的孫女張玉蓮被殺,孫子張玉成被打斷了腿,他一怒之下儘起張家精銳,聯合神拳門就要滅殺秦羽並踏平江城張氏!

「張族長,不必著急!我也很想報仇,可是今天是絕煞約戰秦羽的日子,絕煞很可能已經是宗師,我們不能壞了他的事。」魏遠山忌憚地說道。

「那師尊,姓秦的會不會也是宗師?」問話的是魏遠山的大弟子。

門內排名得榜第二十的左右護法都被姓秦的廢了,讓他懷疑秦羽很可能就是宗師!

「他不可能是宗師!放眼整個華國,二十多歲就成為宗師境的隻有葉青蒼一人,那是天縱奇才!姓秦的何德何能與葉青蒼相比?根據左右護法所說,此人路數怪異,出手非我華國古武一脈,所以纔不小心著了道,不過無論他什麼路數,在宗師境麵前都要原形畢露,因為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麵前,所有路數奇兵都冇有任何作用!」魏遠山篤定地說道。

他自己是準宗師,自然瞭解到宗師的恐怖,一字之差就差上了許多。

江湖上有人也尊稱他為魏宗師,他都堅決不受,因為他知道與真正宗師境的差距!

每一個成為宗師境的存在,都要數十年的苦修,還要有很好的資質和資源,天驕除外!可是,天驕不是大白菜,不可能到處都有,華國隻有一個天驕,就是葉青蒼!

「隻需等他與絕煞比試完之後,無論他是生是死,我們都會出手!即便死了,也要鞭屍!」張耀天惡狠狠地說道。

「圍住酒店,一個人也不準放過!」

樓上,有賓客發現了樓下這一幕,不由得人心惶惶。

「慶典已經開始很久了,秦大師怎麼還不出現?」

「不會是怕了,躲起來了吧!」

「躲起來也冇用啊,他接了戰書,絕煞肯定會找到他,天南海北都會去找,更何況還有神拳門虎視眈眈,哎這下麻煩了!」

「我要是張女王,估計這時候都冇心情主持慶典了。」

一眾賓客看著台上泰然自若主持慶典的張玉瑤,竊竊私語。

秦大師去了哪裡?

為什麼還不現身?

賓客們心中都有這個疑問。

而這時候,江麵上風雲突變,剛剛還平靜的江麵現在突然狂風大作,一浪高過一浪。

「所有人不得靠近江邊!」陳奇武大喊道。

「快看,那是什麼!」廣場上有眼尖的人,看見遙遠廣闊的江麵上,有一個小小的黑點,在一波又一波的大浪之間閃爍,由遠及近,向著岸邊而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