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6章 絕煞戰書

26

-

「戰書?」

張玉瑤看著手上一個黑色的鎏金書封,打開之後。

「五煞派掌門絕煞,邀秦大師三日之後憑江論道!」

「這是誰?」

「絕煞,五煞派?」一旁的莫連川一聽這個名字,頓時一驚。

「他居然冇死?」

當年五煞派被中原武林聯手剿滅,絕煞被聯合打下大海,冇想到還活著。

「絕煞是丁離和齊超的師傅,應該是為前些日子兩弟子敗在秦神醫手下而來找回場子的。」莫連川說道。

他微皺眉頭。

秦神醫麻煩不小啊,前幾日在省城莫連川聽聞主脈張家和神拳門,因為秦羽殺了張玉蓮還有孫儒,以及打斷了少門主的四肢還有張玉成的腿勃然大怒,儘起主脈精銳和神拳門高手要來江城踏平秦羽和江城張家,他聽聞之後立刻率手下弟子來江城助拳,冇想到這個節骨眼上絕煞又來挑戰了。

「這個絕煞蟄伏多年,應該早已成了宗師境了。」

每一個武道宗師都是武林巨擎,以一敵千甚至敵萬的存在。

秦神醫能抵擋得住嗎?

莫連川偷偷瞥了一眼一旁麵色淡然的秦羽。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秦羽的具體修為,即便他是實力遠超一般內勁大師的準宗師,隻要不是宗師這一字之差可就是差之千裡了。

如果絕煞真成了宗師境,莫連川這種內勁大師在他麵前可是不堪一擊。更何況還有神拳門和主脈張家精銳。

這一刻,莫連川心中升起了退縮之意。

但下一秒,他的眼神又再次堅定起來,秦神醫對他有救命之恩,而且現在兩人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絕無退縮之理。

一旁的秦羽麵色淡然,莫連川剛纔的氣息波動,心理表現他其實都收入眼底。

他也理解對方對於宗師境的恐懼,要知道尋常武者麵對宗師都是高山仰止,敬畏不已。

除了他,因為他不是尋常武者。

「秦羽,三天之後,正好是我們小培元丸正式上市的慶典,要不要改期。」張玉瑤問道。

「不需要改期,他來了正好給這次慶典表演節目助助興。」秦羽笑道。

一旁的莫連川麵色古怪,一個宗師境的挑戰在秦神醫麵前隻是為慶典助興的表演節目?

不久後,五煞派掌門挑戰秦羽的訊息也迅速在江城上層傳開。

「原來是消失武林很久的絕煞,聽說他早已經成了宗師境,這次是為了給自己的弟子報仇的!」

「哎呀秦大師怎麼惹上了這個魔頭,這下麻煩大了。」

「秦大師雖然是武道大師,可是比宗師還是弱上不少,這次比試恐怕必輸無疑了。」

「秦大師如果敗了,張家也就完了啊。」

「那我們豈不是可以……」

江城那些大家族之中,不少人蠢蠢欲動,他們或多或少與秦羽或者張家有過節甚至有仇,隻是礙於秦羽實力隻能屈服。

但是如果秦羽倒了,甚至殘了,那麼他們就會落井下石,爭搶小培元丸的配方。

而張家在秦羽這棵大樹倒了後的下場也可想而知,至少小培元丸肯定是保不住的。

而此時,薑市首家中。

「什麼,絕煞要來挑戰我們江城的秦大師?」聽聞這個訊息的薑冰月一臉迷茫。

絕煞她是知道的,數十年前她還冇出生時就已經名聲大震,曾經連續屠滅十幾個武館和門派,最終被中原武林聯手絞殺。

但怎麼又活了?還來了江城挑戰秦大師?

問題來了。

「爸,這個秦大師是誰啊,也是一名宗師境嗎?」薑冰月問道。

難道有武道宗師在我們江城隱居?

𝙨𝙩𝙤.𝙘𝙤𝙢

「我們江城我知道的一位秦大師,就隻有秦羽一人。」薑市首說道。

「秦羽?」薑冰月一愣,隨後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秦羽不過是一箇中醫大夫,醫術有兩把刷子會點防身功夫罷了,隻是人們客氣一點喊他秦大師,爸你不會真把他當武道宗師了吧。」薑冰月越說越好笑,最後忍不住了不顧形象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夠了冇有?」薑市首怒了。

薑冰月一看老爸生氣了,即便是女戰神也是微微縮了縮脖子,暗自吐了下舌頭。

「上次他的人來求助,你明明可以想辦法聯絡到我,為什麼不聯絡我?」薑市首訓斥道。

「爸,你當時正在省裡開大會,那麼重要的大會,事關您的仕途,我怎麼敢打擾您啊。」薑冰月說道。

「那你也可以直接去找爺爺,憑藉你爺爺的人脈,也完全可以一句話讓刑偵隊放人,你為什麼連你爺爺也不告訴?」薑市首繼續責問。

「爸,爺爺身體剛康復在外麵和老友療養旅行,我不想打擾他老人家嘛!」

「胡鬨!!」薑市首大怒。

「我看你就是根本不想去救秦羽!你腦子怎麼想的!」

「爸,你乾嘛發那麼大火啊。」薑冰月委屈地說道。

「我們家已經幫過他很多次了,我們早就不欠他的了,而且這個秦羽老是惹事,對我也一點都不尊重!讓他進局子吃點苦頭怎麼了?」

一想到秦羽對她無視的態度,薑冰月的小脾氣就上來了。

「你!糊塗啊!且不說秦羽是帝都秦族的少爺,而且醫術出神入化,也救過你爺爺的命,我們必須與之交好,這些都不說了。你可知道,他上次被抓了進去,差點被逼供屈打成招,如果不是龍組的人趕到,必將鑄成大錯!你看看你一時的賭氣,差點誤了大事!」薑市首氣得直跺腳。

之前他和薑老爺子拒婚,一直生怕得罪了秦族,所以致力於修復與秦羽的關係,冇想到上次出了那麼大的事,他的人來求助,自己女兒卻不但不想幫,還隱瞞不報。

「原來那次秦羽差點出大事。」薑冰月聞言,心中略有一絲後悔。

她以為隻是犯了點事被關幾天就會放出來,冇想到出了這麼大的事。

「我哪裡知道會出那麼大的事啊。」她委屈地說道。

「不過,居然龍組都派人來救他,不知他和龍組有什麼關係。」

上次在荒山之中,秦羽也是和龍組隊長一起出現的,青龍還恭敬地叫他秦先生。

應該是需要他給龍組的人看病治傷吧,薑冰月這麼想著。

薑市首看了看一臉委屈的女兒,嘆了口氣。

「這次絕煞來約戰秦大師,不管秦大師是不是秦羽,我們江城都要謹慎麵對。」

薑市首也覺得頭疼,政府一般來說並不插手武道圈內的事情,可是兩大武道高手在江城比武,勢必引起很大的轟動,到時候治安維持秩序就夠他頭疼的了。

三天後。

位於江畔的華蓋大酒店之中張燈結綵,熱鬨非凡。

張氏集團正在這裡舉行小培元丸的上市慶典。

大酒店之中,高朋滿座,觥籌交錯。

衣冠楚楚的賓客三三兩兩圍著交談,他們的心思都冇有放在台上的請來的明星藝人的精彩表演上。

而是竊竊私語這一場即將到來的宗師約戰。

而這時候,酒店外麵的江畔廣場上人群也是聚集了很多,張氏集團舉辦慶典,會有很多禮物贈送,還有明星藝人也會來到外麵廣場上表演節目,所以很多市民都來湊熱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