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5章 我問你,合理不?

26

-

「是,少門主!」

左右護法雙雙上前,一左一右堵住秦羽。

「姓秦的,乖乖跪下受縛,我神拳門左右護法是雙胞胎,隨便誰單獨出來都是一方高手,兩人合計更是躋身華國地榜前二十!這樣的高手,你如何應對!」魏俊冷笑道。

「地榜!」

有知曉內情的股東倒吸一口冷氣。

得榜排名是經過武道大會的排名而來,每一個能上得榜的武道大師那都是威震一方的武道強者!

要知道大多數武者窮極一生都冇辦法進入地榜,更何況能躋身前二十了。

得榜前二十都是大師中的佼佼者了!

這左右護法能躋身前二十,雖然是兩人合一才能擠進去,但也足夠讓人敬畏了。

「說白了,也就是兩個一起上才排得上號,對不!」秦羽嘲諷道。

「小子,你找死!」

左右護法雙雙冷笑。

「別說我們兩個人欺負你一個。」

「你知道我們兄弟兩個在江湖上闖出名號,除了心意相通之外,就是快!」

「能敗在我們兄弟拳下,也算你一件人生幸事!」

兩人話音剛落,雙膝同時微微一曲,身體同時如炮彈一般衝向秦羽!

拳頭同時快若閃電地轟出!

「神拳無敵!」

圍觀的神拳門弟子也是很少見到左右護法出手。

百聞不如一見。

這一見更是讓他們震撼無比。

「不愧是左右護法啊,兩人同時出拳,快得看不清!」

「左右護法一拳能輕鬆轟碎巨石,此人必死無疑。」

他們心中同時升起這個念頭。

眼看著對方就要被擊中的時候。

隻聽見砰砰兩聲悶響。

左右護法的身體靜止了,眾人定睛一看。

隻見秦羽左右手一手一個,牢牢握住了兩人的拳頭。

輕鬆無比!

彷彿剛纔兩人同時擊出的快若閃電的兩拳,對於他來說就是小孩子打拳過家家一般!

「這不可能!」左右護法拚命想抽回拳頭。

兩人卻感覺自己的拳頭像是被鐵鉗鉗住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哪怕他們用儘了內勁,也無法動彈一分一毫!

同時間,兩人心底升起無邊的恐懼。

哢嚓哢嚓!

啊!啊!

兩聲慘叫聲也是同時響起。

左右護法兩條手臂被直接擰成了麻花狀!手臂衣衫儘碎!

秦羽攥著兩人手臂,閃電般的出腿左右一人一腳!

直接踢碎了兩人的丹田!

廢了兩人的武功!

啊!啊!啊!

左右護法大聲慘叫,撲通撲通,痛得雙雙跪地。

「神拳無敵是吧!」

「左右護法是吧!」

「地榜二十是吧!」

「快若閃電是吧!」

秦羽每重複一次,就同時左右開弓扇兩人一記耳光。

看著被當成兩條狗一樣毆打的左右護法。

所有人都呆住了。

秦羽幾個耳光輪番上去,直接將兩人打得滿嘴溢血,昏死過去。

全場一片寂靜!

剛剛還氣焰囂張,彷彿一言定別人生死的魏俊嚇得臉色都白了。

「你,你別過來!」

他看到秦羽朝他走過來,嚇得大叫。

「我爸是魏遠山,準宗師!你如果敢動我,我爸會殺了你全家!」

「快,快上!擋住他,我重重有賞!」看到秦羽還是一步步走來。

魏俊急忙命令手下的神拳門弟子衝上去。

自己則不管不顧飛一般地逃跑!

「快救少門主!」

「擋住他!」

二十餘名神拳門弟子仗著人多勢眾,一窩蜂而上。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隻要能擋住此人片刻,就能立大功。

隻看見秦羽隨手一揮,一踢。

一個個人影就如同炮彈被踢出或者扔出窗外。

重重摔在樓下地上,這場麵一個個慘不忍睹。

隻剩下幾個聰明的冇有上前,躲在牆角瑟瑟發抖。

「快跑!」

魏俊還冇跑遠,就被秦羽從背後一腳踹倒。

此人少門主不過一個外勁巔峰而已。

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你要打斷我女人雙手?」秦羽冷笑一聲。

「不要,誤會!」魏俊嚇得大叫。

但已經晚了!

哢哢兩聲,秦羽直接擰斷了他的胳膊,魏俊大聲慘叫。

「再打斷你的雙腿,以表示對你冒犯我的懲罰!怎麼樣,合理不合理?」

秦羽冰冷地說道。

哢嚓哢嚓他又打斷了魏俊的雙腿!

魏俊痛得幾乎暈厥過去。

「我問你呢,合理不?」秦羽皺了皺眉。

「合理,合理!」魏俊痛得渾身冷汗淋漓,但是他不敢有任何反駁,隻能拚命點頭。

「那好。」

秦羽放開魏俊,看向再次嚇尿一地的張玉成。

「饒命啊!」

「秦爺,饒命!」張玉成哪裡有剛纔那個囂張的樣子,也顧不上渾身汙穢,就衝著秦羽瘋狂叩首。

看見秦羽不為所動,他又連滾帶爬地衝著張玉瑤滾過去。

「玉瑤!看在都姓張的份上,饒了我吧!」

他想去抱住張玉瑤的腿,後者一臉厭惡地閃開。

在沉悶的氣氛中。

張玉成內心的恐懼不斷爆發。

他又連滾帶爬地爬向張一平。

「平叔,小侄我糊塗啊!我該死!平叔您行行好,幫我求個情,饒了我吧!」張玉成瘋狂地一邊磕頭一邊抽自己耳光。

咚咚咚!啪啪啪!

哪怕滿臉是血也不敢聽。

張一平嘆了口氣,略有不忍,他看向秦羽。

「秦神醫,要不就饒他一命吧。」

「既然張董為你求情,就饒你一條狗命!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秦羽上前一腳下去。

啊!張玉成大聲慘叫,他的右腿直接被踩斷了!

「滾吧,告訴你那什麼主脈也罷,張家也罷,膽敢再來,來一個殺一個!」秦羽將他踢到一邊。

張玉成痛得瑟瑟發抖,但不敢再叫喊。

剩餘幾個神拳門弟子急忙抬起他和魏俊,還有張玉蓮的屍體以及扶著左右護法,一群人慌不擇路地跑了。

「張董,張總!」這時候,一眾股東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我們都是心向著你們的,我們剛纔不是真心的,我們不會出讓股權給他們的!」

一眾股東紛紛表忠心道。

「冇事,簽了也就簽了。」張玉瑤微笑著將所有空白股權轉讓書收走。

「無非是受讓方改一改罷了,所有簽了的都作數,股權我們收回,好走不送!」

她臉上笑容一收,恢復了商業女王的氣場。

正好趁這次機會,把這群朝三暮四,蛇鼠兩端的傢夥們全部踢出董事會!

江城張氏永遠牢牢掌握在張家祖孫手上!

張玉瑤隨後又讓人收拾一下地麵。

一臉微笑地看向秦羽。

剛纔這男人說了句她是他的女人,讓她心裏麵甜絲絲的。

「你怕不怕他們報復?」秦羽看著她嬌憨的麵容笑道。

「有你在,我什麼也不怕。」張玉瑤甜蜜地笑道。

秦羽猜到張家主脈和神拳門不會善罷甘休。

但是他冇想到,另一個麻煩先上門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