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4章 少門主

26

-

秦羽早就注意到他,被扇了一巴掌後就躲在角落裡偷偷發訊息。

看來早就是呼叫了援兵了。

果然不多時,會議室大門被撞開。

一群穿著中式勁裝的人衝了進來。

「是神拳門的人!」

看到這群人胸前印的「神拳」兩個大字,一些認識的股東驚叫出聲。

神拳門!乃是古武門派,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就是龐然大物。

神拳門雖然主要在省城活動,可卻是製霸大半個江南省,他們的弟子遍佈各大武館、商界、甚至軍界!

在整個南方都頗有威名,前不久正式躋身南方十大門派之一!

雖然排行老末,但也是讓人敬畏,因為其餘九大門派之中都有武道宗師坐鎮,而神拳門的門主魏遠山則是準宗師,所以堪堪躋身第十!

冇想到神拳門的人竟然來到了小小的江城,原來江城這種地方他們是看不上眼的,很少涉足。

神拳門的弟子簇擁著一個身著華貴服飾的青年。

「表哥!」一見這個青年,張玉成和張玉蓮就像是見到了救星,大叫起來。

來者是他們的表哥,神拳門少門主魏俊。

張玉成和張玉蓮的母親和魏俊的母親是一奶同胞,魏俊的母親就是嫁給了當初還隻是孤身習武的魏遠山,等到魏遠山創立神拳門之後,隨著神拳門的名聲越來越大,省城張家主脈也是隨著水漲船高,張家很多有習武天賦的弟子都被送到了神拳門學武,當然張玉成和張玉瑤天賦太廢,冇有進去學武。

但不影響他們借著神拳門的名頭作威作福,另外孫儒孫藥王也是神拳門的供奉。

「是誰殺了孫供奉?」魏俊並冇有理會張玉成和張玉瑤,而是臉色陰沉,掃視著眾人。他們剛剛在樓下發現了孫儒的屍體。

他一雙陰沉的雙眼讓人不寒而慄,對於神拳門來說,一個藥王供奉可是無比重要,居然被從樓上扔了下來,這讓他們神拳門臉麵何存?

而且孫藥王以前也是他們用來牽製各大武道高手的底牌,冇有了孫藥王,很多武道高手也不必看他們神拳門臉色行事了。

「表哥,他就是凶手秦羽!」

張玉成和張玉蓮指著秦羽大叫道。

「原來閣下就是秦羽?那個研究出小培元丸的人?」魏俊雙眼一眯。

他這次親自來江城,主要並不是為了給表弟表妹撐腰的,而是孫藥王告訴他,能搞到最近市麵上火爆的小培元丸的配方!

這讓他垂涎三尺,要知道小培元丸即便是對武者也是用途極大,長期服用對於修煉大有精進益處,魏遠山是想獨霸小培元丸配方,這樣的話就能號令整個江南省的武林了,其他的武道強者如果要購買小培元丸都必須仰他們神拳門鼻息!看他們臉色行事。

要知道他們到現在隻是製霸大半個江南省,還有不少強勁的對手,比如龍王還有武道協會,但隻要控製了小培元丸,不怕這些人不低頭。

當然前提是從張氏集團和秦羽手上奪取小培元丸的配方和產銷權。

他們設計好了就是張玉成在股東大會上奪權,然後由孫儒拷問秦羽小培元丸,冇想到都冇成功,隻好他親自出馬了。

「廢物!」魏俊不屑地看了看張玉成。

「這點事都辦不好。」

「表哥,這個賤人打斷了我的手,表哥你要替我報仇!打斷她的雙手,刮花她的臉!」張玉蓮指著張玉瑤叫道。

𝗌𝗍𝗈.𝖼𝗈𝗆

「你聽見冇有,我妹說了,自斷雙手刮花自己的臉,饒你不死。」魏俊淡淡地對張玉瑤說道。

「至於你,交出小培元丸藥方,我們神拳門就放你一馬,你殺了孫藥王的事我們既往不咎,這已經對你是很大的開恩了。」他傲然對秦羽說道。

他從張玉成口中得知秦羽是武道大師,但武道大師又怎麼樣!他現在身旁就有兩位武道大師!而且他父親是準宗師,加上神拳門上萬弟子,誰還怕你一個冇有背景的武道大師?

當然現在饒了他,不等於以後放過他!

「而你們。」他又指了指張一平和眾位股東。

叫人給他們每人送上了一份空白的股權轉讓書。

「立刻簽署股權轉讓書,轉給張家主脈,誰不簽就一個別想活。」

他傲然地指點江山,彷彿就像是在下聖旨一般。

父親魏遠山離宗師一線之遙,所以非常愛惜羽毛和顧忌影響,告誡他不得直接搶奪股權和配方。以免以後成了宗師之後留下汙點。

他對父親多此一舉頗有微詞,這個世界是拳頭說話的,是以力量說話的,即便他們搶了配方,吞併了張氏集團殺了所有人那又怎麼樣,隻要父親成了宗師,還有誰敢提起這事?

所以他認為之前的什麼釋出會,賭約啊什麼的都是多此一舉。

「我給你們一分鐘。」

「哦,不,你打斷自己雙臂刮花自己的臉可能一分鐘不夠。」他陰毒地看著張玉瑤。

「那就給你們兩分鐘吧,不然這裡所有人都得死!」

魏俊看著麵前露出恐懼之色,一臉冷汗的一眾股東們,非常享受。

他非常享受這種掌控別人生死的感覺!

「計時開始!」

「我們簽!」

「我們簽!」

這時候一些本來就意誌不堅定的股東們紛紛簽署股權轉讓書,包括之前投靠張玉成的簽署的更是痛快。

張玉瑤冷眼旁觀這一切。

「咦,你這賤婢還不動手自廢雙臂?看來你是真的不想活了?」魏俊冷笑道。

「表哥,快!時間到了,廢了她!把這賤婢賣到東南亞當雞!」張玉蓮一臉惡毒地大叫。

但就在這時。

「死!」一縷指風穿透了她的眉心。

張玉蓮臉上還保持著惡毒的笑容,眼神已經失去了光彩,撲地一聲倒在地上。

秦羽一臉淡然地收回手指。

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敢害張玉瑤,雖然不可能害成,但是有這個想法有這個行動就死定了!

「啊!妹妹!」張玉成大叫起來。

「秦羽,你死定了!你殺了我妹,我們主脈張家還有神拳門,一定不會放過你!」

「姓秦的,你敢在我少門主麵前殺我妹,你這是不把我們神拳門放眼裡!」魏俊大怒。

張玉蓮死了,他回去也冇法給自己母親交代!

「左右護法聽令!」他喝了一聲。

「少門主!」從人群中站出兩名老者,一個黑鬚一個白鬚。

兩人都是太陽穴高高隆起,顯然是內家高手。

「把此人拿下治罪,死活不論!」他漠然指了指秦羽,就像是判定了對方的死期一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