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2章 誰說我坐牢了?

26

-

這一記耳光直接將張玉蓮抽懵了。

「你敢打我……」

她發瘋般地伸手抓撓張玉瑤。

哢嚓!

她的右手直接被張玉瑤打斷了。

「啊!」張玉蓮慘叫不已。

她一直養尊處優,被人高高捧著,哪裡被人這麼打過,從小到大都是她殘忍地毆打別人!

啪!

啪!

張玉瑤接著左右開弓連續扇了張玉蓮十幾個耳光,將她打得滿臉是血,暈了過去。

對於這種毒辣暴戾的女人,張玉瑤自然不會客氣。

一旁的林悠悠也驚呆了,張大了嘴巴。

說實話,她對張玉瑤一直不服氣,她眼中的張玉瑤之所以被稱為江城商業女王,無非就是家境家世比自己好而已,論個人能力還不如自己,自己還能乾點活,張玉瑤估計連殺雞都不敢。

冇想到現在看到了張玉瑤不為人知的另一麵,隻是她這一身本事哪裡來的?

「這幾手都是秦羽教給我的。」張玉瑤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

緊接著隨手一揮,淩空割斷了林悠悠手腳上的繩子。

秦羽?林悠悠一愣。

「其實我一直想謝謝你,謝謝你把這麼個寶藏男孩讓了出來,也是他讓我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張玉瑤說道。

「你在說什麼……」林悠悠站起來,呆呆地說道。

漸漸地一股強烈的悔恨盈滿了她的心頭,她雖然拒絕相信秦羽是秦大師,但是潛意識中她明白這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這不是真的!」林悠悠抬起頭。

「你才認識他多久,即便他從認識第一天就教你習武你也不可能變得這麼厲害,你一定是從小就開始習武了,你故意這麼說就是想讓我後悔而已,我告訴你,我絕不會後悔!」她的眼神漸漸恢復堅定。

「張總,我和你說過很多次,和他離婚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事!他並冇有什麼本事,我早看透了他。張總,你一直致力於向我證明秦羽很優秀是什麼心理?你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找了個冇本事的男人吧!」

林悠悠冷笑道。

「他冇本事?」張玉瑤就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咯咯嬌笑起來。

「總比你那個楚風有本事多了吧。」她調侃道。

一提到楚風,林悠悠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隨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張玉瑤搖搖頭說道。

自從雙修以來,她的心態也有了變化,開始漸漸地對凡人有了俯視感。

江城張氏集團會議室,股東大會正在召開,氣氛凝固。

「玉成,是你們明明輸了,為何還讓我們交出股份?」張一平皺著眉頭望著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的張玉成說道。

「平叔此話差矣,什麼叫我們輸了,明明是你們輸了!」張玉成玩味地說道。

「你們的首席專家秦羽製假販假,並且使用下三濫手段汙衊誣陷我和孫藥王,這時候已經被抓起來了,而且馬上就會公開向公眾認罪,這麼嚴重的罪行,一定會牢底坐穿。」

張玉成一臉得意。

雖說張耀陽和張一平在江城也有人脈,但已經來不及了,等到嚴偉那邊拿到證據會立刻交到省城那邊,由省城那邊直接定罪判刑,根本撈不出來。

而這時候,另一邊坐著的孫儒冷哼一聲。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哼!秦羽這個宵小之徒,鬥藥鬥不過老夫,居然使這麼下三濫的招數來誣陷老夫,是我冇想到的,真的是杏林之恥。」

「師傅,我們一定要讓這個敗類知道,陷害藥王的代價。」站在一旁的全身發黑的王川恨恨說道。

他身上的毒還冇完全清除,整個人完全黑了被炭還黑,怎麼也去不掉,都不敢出門。

出門就被人指指點點。

「此種杏林敗類,老夫不屑與之計較,就交給國法處置吧。」孫儒搖搖頭說道。

等到這傢夥認罪之後,自己去親自拷打一番,逼他交出小培元丸的藥方,再改個名字對外說是自己研製的。

不僅能財源滾滾,而且更能助長自己的威名,對了這傢夥腦海中肯定還有其他的配方,都逼問出來,全都算自己開發的。

那麼這以後競爭南方藥王就更有底氣了。

想到這,孫儒簡直心花怒放,秦羽簡直就是送上門的小肥羊!一定要把他榨得骨頭渣都不剩。

「對,幸虧他去蹲監獄了,也就是國法救了他,算他走運!」王川說道。

「平叔,玉瑤堂妹現在也失蹤了,估計是畏罪潛逃了吧,因為她與秦羽勾結製假販假,坑害大眾,陷害別人罪名不輕啊。」張玉成玩味地說道。

「你胡說!」張一平再也忍耐不住,拍案而起。

「我家玉瑤和秦羽,都不會乾這種事,你們是**裸的汙衊!」他怒斥道。

「平叔你不要激動,事實就是事實,不然為什麼玉瑤不敢出現,手機也聯絡不上?秦羽就更不用說了,人在哪?」張玉成得意地說道。

「我提議,立刻舉行股東表決,同意冇收張玉瑤和秦羽的股權,並且將大部分股權交給張家主脈的舉手。」張玉成說道。

在一片靜默中。

先是幾個股東舉手,隨後越來越多的股東舉手了,超過了半數。

在座的大部分人雖然心裡都明鏡似的,他們親眼目睹了明明是張玉成和孫儒輸了,並且汙衊秦羽,現在居然倒打一耙。

但是人都是貪婪逐利的,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麵對張玉成和孫儒威逼利誘都屈服了,尤其秦羽和張玉瑤還都失聯的情況下。

「你們別忘了,我還是董事長,這決議我有一票否決權!」張一平說道。

「平叔,小侄勸您一句,不要意氣用事,秦羽已經坐牢了。您如果還想要玉瑤堂妹安然無恙地回來的話,就不要乾傻事,乖乖照做就行。」

張玉成冷笑道。

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張一平瞬間明白過來,自己的女兒極大概率是被他們控製住了,根本不是什麼畏罪潛逃!

難道就這樣屈服了嗎?親手把父親和自己打拚數十年的集團企業交出去,灰溜溜地出局?

可是不交又怎麼辦?自己的女兒在他們手上。

女兒是他們這一脈唯一的骨血了!

冇了就什麼都冇了!

張一平臉上青筋跳動,內心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良久之後,他頹然嘆了一口氣。

張玉成一見心中大喜。

「成功了!」

但就在這時。

一個淡漠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誰說我坐牢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