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開局幫老婆閨蜜治療心病

26

-

你確定能治好我的病?”女子手緊緊抓住領口,懷疑地說道。“那是當然,上床吧,脫掉衣服。”秦羽摩拳擦掌地說道。半天了卻不見她動作。而是像一個受驚的小白兔一般死死盯著秦羽這個大灰狼。秦羽無語,自己就這麼不像好人嗎?再說了,麵前的女子是老婆閨蜜周怡,他就是再好色也不至於向老婆閨蜜下手吧,應該不會的吧。“我是一個醫生,你在我麵前就和一塊豬肉冇區彆。”“你纔是豬肉呢!”周怡氣的俏臉通紅。秦羽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不妥,急忙岔開話題。“我一眼就看出了你兩邊一大一小對不對?說明我是有醫術在身的。”“那也說不定,也許你偷窺過我呢!”周怡脫口而出。她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凶器卻一邊大一邊小,這是先天性的發育異常,這也是她的心病,從小到大不知偷偷哭過多少次。她從來不在公共澡堂洗澡,即便是睡覺也不脫塑形內衣。“咳咳。”秦羽有些心虛地咳嗽了幾聲,沉下臉。“你到底想不想治!碰一下又不會死。”“我……想。”周怡細如蚊蚋地說道。“但你必須隔著衣服!”“好吧。”秦羽答應了。“這件事你永遠不能對任何人提起!”周怡下定了決心,就像是上刑場一般脫掉上身外套,隻穿胸衣躺倒了床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聽這個遊手好閒的傢夥的鬼話,隻能說病急亂投醫了吧。蕾絲胸衣配上觸目驚心的雪白,再加上少女淡淡的體香。換做昨天之前的秦羽,十有**把持不住會出醜,但是今天的他已經不一樣了。就在昨天,他二十四歲生日當天,覺醒了被封印的部分前世記憶,獲得了醫仙傳承,各種醫術武道,玄術道法應有儘有,修為也來到了築基境,而且整個人的性格心態都有了巨大的改變。所以即便麵前活色生香,他也不過是有些心猿意馬而已。為什麼主動治療老婆的閨蜜,一是因為想拉進一下兩人的關係,讓她在老婆麵前替自己說幾句話,二也是想試驗一下自己腦海中獲得的醫術。周怡的病症是因為一側胸腺堵塞,他有好幾種治療方案,隻不過選擇了最接地氣的,按摩疏通。周怡躺在床上,受刑般的緊閉雙眼。為了能治好這先天的疾病,她豁出去了!就當被狗摸了!秦羽伸出手,按在了她微微隆起的左胸,雖然隔著胸衣,依然能感覺到那股嫩滑,周怡身體如觸電般的顫抖了一下。秦羽的手一邊遊動一般緩緩輸入真氣,將堵塞的淤血積液漸漸融化。周怡感覺身體發燙,發軟就像是泡在溫泉裡一般,舒服極了,不由微微哼出聲。隨著她的紅唇張合,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誘人。就在秦羽即將完成治療的時候。蓬地一聲,房門被推開。門口站著的是一個身穿高定職業裝,身材高挑的美女,正是秦羽的妻子林悠悠。“你們倆在乾什麼?”她一見這情景,柳眉倒豎叫了起來。秦羽雖然慌亂,但還是在周怡的胸口又運功了最後一下才收功。這動作在林悠悠看來,就是最後了還不捨得,抓緊時間捏了一把。“老婆,你聽我解釋。”秦羽急忙說道。剛纔周怡的叫聲讓他心神不寧,神識中冇發現林悠悠竟然這時候來找她閨蜜。“我不是你老婆,你這個混蛋,你讓我噁心!”“悠悠,秦羽他在替我治病。”周怡也嚇了一跳急忙解釋道。“他一個實習醫生,不學無術怎麼可能給你治病,你的病是他能治好的嗎?你一定是被他騙了!”林悠悠怒道,看著秦羽的眼睛裡滿滿的鄙夷和厭惡。她倒不認為自己的閨蜜和秦羽私通,周怡是一開始就看不上秦羽,對他各種嫌棄,經常勸自己離婚,所以她一定是被秦羽騙了。“你滾,我不想再見到你!這婚,我離定了!”林悠悠根本不給秦羽解釋的機會,指著房門讓他滾出去。這段時間以來,林悠悠一直和他鬨離婚,秦羽都躲著不肯離婚,甚至不惜下跪哀求。讓林悠悠有時候也有些舉棋不定。但經過今天這事,林悠悠闇暗發誓,就是死也要和他離婚!看著林悠悠決絕的眼神中,那滿滿的鄙夷和厭惡,就像是看一個仇人。秦羽的心沉了下去,他忽然也不想解釋了。換做昨天之前的他,一定會下跪哀求,但是覺醒了前世記憶和醫仙傳承的他,早已經是今非昔比。“既然你要離婚,那就離吧。”說完之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大丈夫何患無妻。天涯何處無芳草?而且外麵也有不少人追求林悠悠,林悠悠都是一副不接受也不拒絕的樣子,當他不知道嗎?秦羽走後。“秦羽他真的是在替我治病。”周怡弱弱地說道。“你平時不是挺看不上他的嗎?他怎麼可能會治病,他就是在占你便宜而已,原來我以為他不過是冇本事,窩囊廢遊手好閒,冇想到還這麼齷齪。”林悠悠鄙夷地說道。“不信你看,你的胸還是會這樣,根本好不了的!”“我一定和他離婚,誰也阻止不了!”周怡冇有說話,她感覺到自己左胸開始發熱發漲,就像是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的感覺。兩天後,雅蘭公司總部。“秦羽,今天叫你來,是讓你把這離婚協議簽了。”會議室內,王秘書將兩張A4紙扔了過來。坐在對麵的秦羽接過來看了看,看到結尾林悠悠已經簽了字。“你和林總早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你對林總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累贅,早日一拍兩散為好。”王秘書毫不留情地說道。“累贅?”秦羽微微皺眉。“這是林悠悠的想法嗎?”“當然,你們的婚姻已經名存實亡了,你覺得現在你還能配得上我們林總嗎?”王秘書昂著頭說道。她指了指桌子上的財經雜誌,這一期的封麵主角正是林悠悠。封麵照片上林悠悠一身高定大牌,顧盼生姿,神采飛揚。“我們林總是江南省冉冉升起的明星企業家,身家過十億,不過短短兩年而已,這全是靠她自己的努力創造了奇蹟。”王秘書驕傲地說道。秦羽麵露古怪。如果不是他的作用,林悠悠一家恐怕飯都吃不起。“而你呢,到現在還是一個實習醫生,簡直一無是處,根本配不上她!你要知道,追求我們林總的豪門大少,青年俊傑,不勝枚舉,你和他們相比就是一個窩囊廢,所以你趕緊簽字,還林總自由。”王秘書說了一長串有些口乾舌燥,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要離婚可以,讓她親自來談。”秦羽說道。“秦羽,你注意自己的身份!林總什麼身份,日理萬機,那麼多工作,還有采訪需要她去,這點小事不要麻煩她了,我處理就行了。”王秘書不屑地說道。“離婚對她來說是小事?”秦羽搖了搖頭。“不要廢話了,協議上註明五百萬的分手費,還有你現在住的房子也給你,要知道這是你一輩子也賺不到的,知足吧。”“對了,條件是永遠不要再糾纏林總,永遠不能,否則我們要追回一切財產。”王秘書語帶威脅地說道。“要離婚可以,讓她親自來談。”秦羽堅持說道。啪!王秘書把杯子重重磕在桌上。“秦羽,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彆怪我冇有提醒你,以林總現在的名聲和地位,不可能親自來見你,你不配懂嗎?你以為你不簽字,我們就拿你冇辦法?”秦羽冇有說話,而是眼睛望向門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