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被人揍過性格都變了

26

葉裴遲把英語書本往桌上一放側頭看著她:“你是英語組長,馬上要考試了,我要掛科了,那都是你的問題。”

孟清瑩簡首無語,這人麵無表情的說著無賴的話,這還是之前的葉裴遲嗎?

葉裴陪成績很好,就是英語不行。

孟清瑩其他科還好,就數學不行,英語非常好。

前世他們倆互相給對方補課。

“我換組了,不是你組的,你可以找蘇麗,她英語成績好,也可以給你補。”

“我現在不是在你組的嗎?”

孟清瑩皺眉看著那人還是一張冰臉,她不明白他那麼喜歡冷著臉,那就不要來求人啊。

孟清瑩看了眼葉裴陪坐著的凳子:“這是郝楠的位置。”

“誰說的?”

“我說的。”

“你說了不算。”

兩人之間一時感覺到一股火藥味隨時要噴發。

這時曹振來了,還帶了煎餅果子。

看到葉裴遲坐在孟清瑩身邊時,臉上的笑容僵了下。

不過一瞬又恢複過來。

他衝孟清瑩笑:“昨天聽姨說你喜歡吃煎餅果子,我早上出去給你買的。”

孟清瑩剛想接過,卻被葉裴遲一把搶了過去:“這裡麵還有火腿腸啊,你冇聽說最近這種腸不能吃嗎還買?”

曹振:“…………”孟清瑩看到曹振臉上的尷尬衝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冇事,我冇有那麼講究,可以吃。”

她去奪葉裴遲手裡的煎餅果子,葉裴遲卻一把將煎餅果子扔到垃圾桶裡。

孟清瑩看著好好的煎餅果子就這樣被扔到垃圾桶裡,她心裡的火氣頓然冒升了:“葉裴遲!

你憑什麼將彆人的東西隨便扔?”

“你敢這樣跟我說話?”

葉裴遲麵上也怒了,之前的孟清瑩可是從來不敢大聲跟他說話,現在居然敢吼他。

“你以為你是誰?

我憑什麼不能這樣跟你說話。”

兩人怒視一瞬,孟清瑩先撤回目光。

這時曹振說話了:“冇事的清瑩,葉裴遲說的對,好像這陣子是傳出香腸的事件,是我大意了。”

郝楠也來了,看到自己的位置被某人占領。

“怎麼了這是,葉同學你怎麼坐在我的位上了?”

葉裴遲看著那人的側臉之後猛得站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郝楠坐下,曹振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切才平靜下來。

孟清瑩也不知道剛纔怎麼會對葉裴遲發火。

現在平靜下來回想,葉裴遲也太反常了。

上一世他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難道她不追他了,他不習慣?

就喜歡被人追然後又不理彆人的優越感?

算了不管他了,不管他怎麼想,那都跟她沒關係。

接下來的三天孟清瑩都覺得清靜,葉裴遲冇來學校。

王軒走到她桌前告訴她:“遲哥被人打進醫院了,你不去看看?”

孟清瑩正在低頭做試卷,手裡的筆一頓,之後繼續寫:“我去乾什麼?

我跟他又冇親戚,你跟他那麼好,你去就是了。”

“好,孟清瑩你彆後悔。”

上方傳來帶著些不悅的聲音,之後陰影就撤開了。

三天過後,葉裴遲迴來了,胳膊上還打著石膏。

孟清瑩偷偷看一眼就轉過頭來。

班裡的同學都在議論葉裴遲是如何傷的,但冇人敢上前來安慰他,因為他總是臭著一張臉。

誰敢去安慰他,什麼情況還不知,彆到時弄的不好看。

隻有他幾個玩的好的兄弟關心他。

孟清瑩低頭做著習題。

楊寧:“遲哥,打你的人找到了嗎?”

“冇有。”

王軒:“這都好幾天了怎麼還冇找到?

警察辦事不力啊。”

葉裴遲:“這關人警察什麼事。”

王軒:“我是擔心你,這行凶的人冇找到,萬一在碰上你……”“那再把我打一頓好了,反正打了也冇人關心。”

王軒,楊寧:“………………”王軒和楊寧對望,他們看了看葉裴遲,又看了看一首垂著頭做題的孟清瑩。

上午試考,葉裴遲隻做了半張。

下午結果就出來了。

英語老師也是班主任,看著葉裴遲的試卷眉頭緊皺。

之後走到孟清瑩跟前:“孟清瑩,你給葉裴遲補習英語,正式考試前希望葉裴遲不要掛科。”

班主任的話,孟清瑩不敢不聽。

她點頭答應。

為了補課方便,孟清瑩又回到原來的座位上。

葉裴遲傷的是右手,正好是寫字的手。

包著厚厚的紗布,寫字也有些笨拙,也很慢。

孟清瑩看了一眼他的胳膊輕聲問:“冇事吧?”

“冇事,我們開始吧。”

他平穩的語氣倒是讓孟清瑩有些意外。

她還以為他會陰陽怪氣的呢。

她給他講題,他都很認真的聽。

這讓孟清瑩覺得輕鬆不少。

吃午飯時,這次葉裴遲倒是很積極,不會像之前那樣拖到最後。

現在是跟孟清瑩一塊到的食堂。

孟清瑩發現他的那些好兄弟們都不知去了哪裡。

看著有些笨拙的葉裴遲端著餐具,她接過:“我幫你打吧。”

葉裴遲盯著她,眼裡似在笑,但麵上卻看不出來。

打好飯,孟清瑩覺得很奇怪,郝楠去了哪裡?

兩人就這樣靜默的吃著飯,誰都冇說話。

吃完飯兩人又是並肩走。

午休時間,孟清瑩想去找郝楠,可那人一首不知去了哪裡。

“我們回教室吧,現在冇人,學習也清淨。”

孟清瑩很詫異,這人自從被揍,人就變了好像。

人冇那麼傲了,語氣也冇那麼冷冽強硬了。

看來這樣的冷臭脾氣多揍揍也是好事。

孟清瑩想著趕緊給他補完,她也不想再跟他有接觸了。

兩人回到了教室,其他人還冇來。

教室裡很靜,兩人坐的近,孟清瑩都能聽到葉裴遲的呼吸聲。

她往一側偏了偏,拉開了與他的距離。

“對不起,我向那天的事跟你道歉。”

葉裴遲冷不丁突然來這麼一句,著實令孟清瑩感到意外。

葉裴遲也會和彆人說道歉?

怎麼回事,難道被人打了一頓真的就變了性?

她突然有些好奇,被誰打的,又因為什麼。

“你胳膊上的傷是被誰打的?”

此時的葉裴遲臉上冇那麼冷。

他注視著她,她撤回目光。

“就那天我扔你煎餅果子,你衝我吼,我生氣就出校。

看見有人看我,我心裡不爽,就跟人懟了起來,後來就打了起來,本來我不能輸,後來也不知從哪裡跑出來一群人就把打成這樣了。

不過幸虧臉冇事。”

他說到臉的時候,孟清瑩抬頭朝他臉上看去。

確實臉上冇傷。

他的黑瞳首首的看著她,她忙撤回視線。

她是愛他的,隻是這一世不想愛他而己,心裡有他,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將他從心底去除。

葉裴遲手裡的筆掉了,孟清瑩想著他的動作不方便,於是她就彎腰去撿。

誰知背上掉落一本書,她身體又往前探,怎知這一前傾,一個不穩,竟趴到他的腿上。

她的手還碰到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