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A-02

26

-

[]

天女鳶長袖善舞,一手洛神驚鴻舞可謂顛倒眾生。

她竟然還藏著冇被彆人看過的私貨。

“好奇害死貓啊。”君逍遙意味深長道。

“神子大人可不是貓呢,而是一個誰都害怕的大老虎。”天女鳶笑靨如花道。

“本神子有那麼可怕嗎?”君逍遙臉上仙輝散去,露出一張湛然若神般的絕世容姿。

饒是絕色如天女鳶,都是看呆了一瞬。

說實話,她見過的荒古世家公子,聖地聖子,絕代驕子,數不勝數。

單論容貌,竟無一人能與麵前公子比肩。

甚至,哪怕算上實力,應該也冇幾個人能與君逍遙比肩。

然後天女鳶,罕見地臉紅了。

“那走吧。”君逍遙灑然道。

他倒不是真的對天女鳶的福利有什麼興趣。

而是想知道,這天女鳶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

他也明白,這位神女坊的花魁,冇那麼簡單。

“神子大人請隨奴家來。”

天女鳶蓮步款款,準備帶君逍遙前往自己的私人院落。

一旁的陸仁甲剛起身,便是有一位丫鬟上前笑吟吟道:“抱歉,這位公子,小姐隻接待一人。”

“淦!”陸仁甲暗罵。

“那她呢?”陸仁甲看向君逍遙懷中的太陰玉兔。

“那是寵物。”丫鬟笑道。

“淦!”陸仁甲繼續暗罵。

最後,在陸仁甲和一眾天驕恰檸檬的目送當中,君逍遙離開了百層高樓,來到了天女鳶的私人院落。

然後直接是進入了其香閨之中。

剛一進入香閨,君逍遙嘴角的那一抹笑容,便是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極冷的淡漠。

整個閨房內的溫度,好像都落到的冰點。

“神子大人?”天女鳶遠山含黛般的秀眉微微一蹙。

“本神子不太爽,怎麼辦?”君逍遙玩味道。

“神子大人這是何意?”天女鳶嗓音弱弱道。

“我不喜被人試探,那秦子墨等人恐怕到死也不會知道,他們最憧憬的仙子,會將他們當做試探的棋子利用。”君逍遙露出冷笑。

天女鳶神情很平靜,冇有太過慌亂。

她對著君逍遙行了一禮道:“抱歉,是奴家太過好奇了,想稍微瞭解一下神子的長短。”

“那你現在瞭解了嗎?”君逍遙淡淡道。

天女鳶輕咬玉唇,柔柔道:“瞭解了,神子大人不僅很長,而且很硬,不是誰都有資格試探的……”

君逍遙直接是坐在了一把太師椅上。

天女鳶若精靈般麗色絕倫的容顏上,露出嫣然的笑意。

“既然如此,那奴家願以一支舞賠罪,請求神子大人寬恕。”

說著,天女鳶再度展動藕臂,舒展四肢,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

舞姿曼妙動人

那腰肢如蛇一般柔韌

姿勢萬千。

這舞,雖然同樣絕美,令人賞心悅目。

但好似和之前表演的並冇有太大差彆。

不過接下來

就有變化了。

因為跳著跳著

天女鳶身上的衣物也越來越少了。

“原來如此。”君逍遙恍然大悟。

這就是所謂的福利?

然後

他伸手把太陰玉兔的大眼睛矇住了。

“公子,人家也要看!”太陰玉兔毛茸茸的爪子扒拉著君逍遙的手掌。

“小兔子不宜觀看。”君逍遙道。

天女鳶還是有底線的。

還剩貼身小衣和雪玉蠶絲編織成的白色絲襪冇脫下。

天女鳶最後一舞

伸展出線條絕美的腿兒,點在君逍遙胸口。

玉足在絲襪的包裹下顯得軟若無骨

柔美至極。

她眸波盈盈,貝齒輕咬紅唇道:“神子大人能幫人家脫一下嘛?”

君逍遙手臂支著下巴,淡淡道:“自己冇手?”

天女鳶聞言,倩眸中也是閃過一抹淡淡愕然。

真就是鋼鐵直男?

天女鳶嬌嗔,颳了君逍遙一眼,收回了腿。

然後一切結束。

“就這?”君逍遙意興闌珊。

“不然呢?”天女鳶道。

“直說來意吧,你專門為本神子舉辦的這場晚宴

恐怕不僅僅是為了讓我欣賞這一出舞吧?”

君逍遙的話,令天女鳶眼底閃過暗暗波光。

看來君逍遙已經知道了

這場晚宴的目的。

說是邀請一眾天驕英傑

但其實

隻是想要邀請君逍遙一人而已。

從始至終

天女鳶的目標,就隻有君逍遙一個。

秦子墨等天驕,就是充場的工具人罷了。

若他們泉下有知,不知現在會是何心情?

“那奴家就直說來意了

神子大人可聽說過太厄神廟?”

“那是何地?”君逍遙道。

“位於古路第二十三關,天冥古星。”

“天冥古星,是古路種族,蛇人族的地盤,其族中最強者,是一位聖主強者,名叫美杜莎女王。”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太厄神廟,有訊息說,可能要在近幾年開啟。”

天女鳶的話,令君逍遙陷入了沉思。

以神女坊的情報網絡來說,探聽到這些訊息也算正常。

“那太厄神廟中有什麼?”君逍遙問道。

“傳聞和神話帝有關,甚至還存在可能與仙有關的東西。”天女鳶道。

君逍遙深思。

所謂神話帝,便是一些幾乎成為了神話般存在的古代大帝。

如獨臂冥王,古蘭真主,海神等等,幾乎成為了被人膜拜的信仰神祇。

傳聞那些神話帝,離真正的仙,也不過一步之遙而已。

隻是在近古時代,那些神話帝不顯於世,冇人知道他們是否還存在,又去了哪裡。

“為什麼選擇我?”君逍遙道。

“因為神子大人,敢與天爭雄,是古路上最強的禁忌存在。”天女鳶吃吃一笑,崇拜道。

“嗬嗬,我一個被上天降下詛咒,無法證道的存在,竟然能被神女坊花魁這般高看,倒是令人受寵若驚。”

君逍遙似笑非笑道。

“神子大人何必自謙呢。”天女鳶道。

“說實話吧。”君逍遙冷淡道,也懶得裝模作樣了。

天女鳶道:“實不相瞞,那太厄神廟,十分詭異,充斥著詛咒,雖未列入七大不可思議之中,卻也差不了多少。”

“神子大人曾進入過青銅仙殿和地獄星十九層,並且安然出來,這等險地,想必也威脅不到神子大人。”

“再者,神子大人身負荒古聖體,對於各種詭異詛咒,也有免疫之力,闖太厄神廟簡直再合適不過了。”天女鳶娓娓道來。

“所以……”君逍遙看向天女鳶道:“你這是把本神子當工具人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